濃霧中沿陡峭八郎坂下山: 至稱瀑布第二展望台

早上十時二十分從海拔 1,910公尺高原上的彌陀原巴士站出發, 穿過彌陀原高原濕地, 約早上十一時到達海拔 1,847公尺的追分, 接著沿「弘法・追分コース」健行道一直朝西面走, 在迷濛雲霧中穿越七曲高原, 於中午十二時半到達弘法, 然後沿立山高原馬路繼續向西走了十五分鐘, 終於抵達海拔1,580公尺的八郎坂下山口。

坐在八郎坂下山口的石級吃了千壽莊民宿的便當午餐, 休息一會, 緊接著是這立山阿爾卑斯山脈遠足最後一段路程, 也是最艱辛的一段路程, 從這裡下山到達海拔1,035公尺的稱瀑布, 足足下降545公尺。從地圖來看, 八郎坂下山口和山下的八郎坂登山口的飛龍橋水平相距約420公尺, 從數學來說, 下山平均斜度約52度, 當然, 如果刪除多段較平緩的步道, 大部份下山斜度超過60度, 多處斜度更接近70度, 加上陡峭濕滑, 艱辛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當走完才知道, 山路比想像中的陡峭、崎嶇、險要很多, 風險頗高, 稍有不慎便隨時失足墮落山谷, 有計劃走這路線的朋友真是要考慮清楚。

八郎坂下山口, 海拔1,580公尺。

Okay! 出發啦! 稱瀑布最後一班返回立山駅的巴士是下午四時四十分, 因不清楚山路的情況, 時間十分緊迫。

起初的一段很好走的。

八郎坂下山口的案內板已經說明八郎坂是專業登山者的路線, 巖石路和陡坡較多…..。

哈哈~~~ 原來這裡有石櫈, 剛才不用坐在石級吃便當午餐那麼辛苦啦!

走完一小段平緩好走的山路後, 迎面是狹窄濕滑, 佈滿大小不一石頭的崎嶇山路, 腳下便是看不到底的山谷。她不敢走, 從這裡開始, 我要不斷的拖著她慢慢走, 有多段非常陡峭的路更要在下面托著她, 或在上面拉著她慢慢放下; 還記得有兩段非常狹窄的陡坡, 她害怕得腳軟下來, 我要站在狹窄崖邊扶她一起走, 其實是萬分危險的, 當時想, 只要她一滑倒, 便會將我推落山谷; 還有幾段只有不到一尺闊的山路, 我們緊扣手指, 背著山崖, 好像螃蟹般續步續步打橫的走, 當時心裡只有祈求順利, 因為只要她一滑倒, 我肯定無法扯著她, 一起墜落山谷。

我沿途絕大部份時間都收起相機, 只有在她站在安全的地方才想起拍攝, 所以這段行程的照片不多, 無法完整記錄當時下山的情況, 是其中一個遺憾的地方。

剛剛下山時還勉強看到少許山谷對面的稱瀑布, 只可惜瞬間濃霧纏繞整個山谷, 視野只有幾尺, 什麼也看不到, 只聞隆隆水聲, 只能靠幻想雄偉瀑布就在眼前, 只有慨嘆「不識稱名瀑布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感覺白走了這一段非常艱險山路, 是最遺憾的地方。

稱名瀑布是日本最大瀑布, 落差高達350公尺, 分四段曲折奔流而下落, 非常壯觀。

崎嶇山路。

濃霧纏繞整個山谷, 陰森恐怖。來這條八郎坂的登山客很少, 全程好像只遇到兩至三位, 所以如果有意外, 真是叫天不應, 叫地不聞, 唯有倍加小心, 零可走慢一些。

攀過阻擋前路的一塊巨石。

稱瀑布第二展望台 (Shomyo-daki Second Observatory) 海拔1410公尺

驚險地來到海拔1410公尺的稱瀑布第二展望台 (Shomyo-daki Second Observatory 或 Shomyo Falls Second Observator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