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茶屋街狂風暴雨中步行往金澤城公園

從浅野川大橋旁的入口進入東茶屋街, 穿過一些小巷, 抵達很多旅客所指的東茶屋街起點, 然後以逆時針方向在東茶屋街中的小巷逛了一圈, 就這樣粗略的把東茶屋街走了一遍。接著的行程是經梅之橋步行往金澤城公園, 估計超大型非常強21號颱風開始在關西登陸, 只希望天氣不要突然變得太惡劣, 讓我可以完成下午的行程。

離開東茶屋街起點, 朝梅之橋的方向一直走。走了一會, 穿過旧御歩町的武家屋敷跡, 差不多所有旅客都集中在剛才那條主街, 這裡已經沒有其他旅客的蹤影。

德田秋聲紀念館

穿過旧御歩町, 再往前走一會便來到浅野川畔的德田秋聲紀念館。德田秋聲是金澤三大文豪之一, 不過對他沒有太多認識, 反而門前張貼海報中的夏目漱石比較熟悉。

巧克力午餐

原本想在德田秋聲紀念館內避避風雨及休息一會, 但一身濕透又有點不好意思, 看見館旁有一個涼亭, 便往那裡坐下來休息。望望手錶, 已經是中午十二時四十分, 難怪肚子那麼餓, 剛才在東茶屋街內沒有適合一個人用餐的地方, 唯有吃了兩粒隨身攜帶的巧克力, 也算是吃了午餐吧!

慢慢的享用巧克力, 也順便欣賞四周風光, 發覺涼亭的引水方法很聰明, 從屋頂經一串垂直杯子續層引往地上, 不用水柱滴滴答答的從四周瀉落地上, 濺濕涼亭內避雨的旅客, 香港的所謂膠官可以學習啦! 香港膠官薪資那麼高, 不要只拿房屋和什麼扶貧來做靠山, 掩耳地消遙快活「握飯食」。

寫這遊記時, 好像下星期又重讀每年的垃圾財政預算案, 因為多年來都不關我事, 所以都不會理會, 只是聽到人說, 今年又分到(或騙到)幾多、幾多…., 才知道又是宣佈垃圾的時間。垃圾財政預算案每年都是「Copy and Paste」, 其實更正確是「Save As a New File」, 改封面及一些數字, 真是三歲小孩都可以做! 庫房年年都水浸, 又不肯和所有香港人分享, 只會年年增加金錢給所謂「有需要資助」的有錢人, 也倒是, 如果所有香港人分享, 每人可能只分派八千或一萬, 如果只集中分派有錢人, 就每人可以有二萬以上! 說清楚, 所有工務員都薪高福利好, 又有年年退薪俸稅, 真係和味過和味龍啦! 沒辦法, 人家站對邊, 就這麼撈個高官做! 都是澳門和新加坡的財政司好、公道和沒有私心, 一萬個鞠躬啦!

唉! 香港地, 現在你只要站某一邊, 最重要是立即做手術移除良心, 合埋雙眼事事站一邊, 這樣無論什麼學歷和經驗都可以做高官, 哈哈~~~ 最 Wonderful 是做錯事和犯法都有一班「人」輪流幫你解釋脫罪! 我好相信, 如果當某一任「特首」夠辣, 完全符合國家要求, 就算改為黃帝制度, 可以連任多次, 一樣有一班「人」輪流說: 完全符合要求, 可以更有效管治, 是民主一大進步!

梅の橋 (Umeno Bridge)

在德田秋聲紀念館旁的涼亭休息完畢, 接著開始下午的行程 — 經梅之橋步行往金澤城公園。橫躺浅野川兩岸的梅之橋離德田秋聲紀念館只有約一百米, 步行一會就到。

走上梅之橋, 望望浅野川上游, 不遠處的鐵橋是天神橋。

下游不遠處的橋便是從主計町茶屋街走往東茶屋街的浅野川大橋。

沿梅之橋走到浅野川的左岸, 回頭望望德田秋聲紀念館及兩邊景色。

離開梅之橋, 接著沿浅野川畔走到浅野川大橋。

浅野川大橋.橋場町綠地公園

不一會便返回浅野川大橋, 橋頭斜對面有一個面積很細, 但環境十分優雅的公園, 名稱是橋場町綠地。

在橋場町綠地避雨之際, 剛好有一輛很得意的小型巴士駛來靠站。

離開橋場町綠地, 轉左沿浅野川大橋前的馬路走, 經過馬路對面的八百萬本舗。

步行一會便來到橋場分叉路口, 在這裡轉右往上走, 經過森忠商店。

狂風暴雨、寸步難移的一段路程

接著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 尾張町十字路口, 地上有往金澤城公園 (大手門口)的標示, 便轉左循那方向走去。

轉左甫走了幾步, 不知是地勢、方向、還是超大型非常強21號颱風已經加強的關係, 強勁的陣風迎面打來, 可以說寸步難移, 唯有等陣風間稍緩的機會向前走幾步, 接著又停下來, 走走停停, 走走停停。

金澤城公園 (Kanazawa Castle Park).大手門口

從尾張町十字路口到想不到大手門口這一段不足三百米的路, 估計平常不用五分鐘便走完, 最後竟然用了二十多分鐘才來到大手門口對面的地方躲避, 但已經被折磨得不似人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