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部、關東春遊回來感想 來一趟懷舊之旅

這2018日本中部、關東之旅的路線, 其實是我三十七年前日本北海道、關東、中部地方、關西、自助遊的其中一段, 這次可算是舊地、舊路線重遊, 沿途勾起了我不少回憶, 回來後忍不住立即將已經放在櫃頂多年沒有翻開的其中一本相簿拿下來, 續頁慢慢的細看每一張照片, 接著再翻閱當年的遊記, 當年的旅程漸漸地清晰的浮上腦海, 不禁慨嘆就這樣匆匆的過了幾十個春天, 熱海駅外的景象好像沒有多大改變, 富士山依舊, 但山下風貌不再一樣, 樸素的河口河, 沿岸多了很多高樓和房子。

一些朋友曾要求看到我以往的旅程, 我也突然興致勃勃, 就籍此機會和大家分享當年的行程和一些照片, 因照片已經嚴重褪色, 加上被保護膠膜粘住, 拍照時有反光, 所以效果極不理想, 就當來個懷舊之旅吧。

當年旅遊是很奢侈和隆重的事, 回來後都會往書店買一本很重、很昂貴的相簿, 將相片順序的粘上, 然後拿去和家人和朋友分享。

相簿第一頁是旅遊路線圖,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日期, 是1981年的春節, 前後共十七天, 編排和現在網誌遊記的差不多。當年的旅程其實有少許遺憾, 就是原本計劃從東京是乘火車往青森, 然後轉乘接駁渡輪往北海道函館, 不知是溝通、渡輪停駛或其他問題, 最終改為乘飛機往札幌千歲機場; 當我第二次再赴北海道時, 連接本州和北海道的新幹線海底隧道已通車, 而當年的接駁渡輪航線也停駛, 最終都無法圓當年的行程, 為此特別冒著風雪走到青森, 幸好最後終於在青森碼頭找到當年的渡輪, 總算了卻心願。

Okay! 直接跳到富士山這中途的一段的行程, 當年為了一睹富士山的風采, 特別在山下的富士日本青年旅舍 (JYH)住宿了兩晚, 現在網上已經沒有這旅舍的資料, 相信這地方早已發展為人口稠密的民居。以下是當年這段路線旅遊日記的部份內容:

……. 在京都吃完晚餐, 往火車站 Locker 取回行李, 乘新幹線自由席往靜岡站, 票價是13,200日元, 合港幣約三百五十元, 已經是很多香港一般工人的一個月薪金; 子彈火車好像風一般在黑夜中滑行, 轉眼便抵達靜岡站, 接著還要轉乘東海道線火車到富士站, 票價是760日元, 車程約一小時。

火車到達富士站, 已經是晚上十時十分, 車站外的街道四周黑暗, 杳無人影, 相信巴士已經停止行駛, 只好乘的士前往旅舍。在街道四處徘徊,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輛的士, 因旅舍位於富士市偏遠的鄉村, 的士司機十分盡責, 沿途敲門問道, 最後終於到達富士日本青年旅舍, 但已約晚上十時四十分, 車資是1,760日元。

下了車, 抬頭一望, 天空繁星點點, 星雲團團簇簇, 好像是縷縷發光的煙塵, 天空幾乎沒有黑的地方, 照亮了整個鄉村和田野, 轉頭一望, 整座富士山的輪廓很清楚的在黑夜中勾劃了出來, 還隱約看到灰白色的圓錐形雪峰, 好像漂浮在上空的。

富士日本青年旅舍所有燈都關了, 敲了一會兒門才弄醒了主持。富士日本青年旅舍只有一位主持, 十分熱情, 立即送來熱茶, 接著還指導我明天怎樣走到富士山, 大約傾談到晚上晚上十一時半才睡覺。

睡前再走出門外看看星光下的富士山, 真想坐在這裡等待到天明, 無奈寒風有如刀割……。

富士日本青年旅舍外便是富士山, 當年富士整個鄉村只有幾間房屋, 沒有遮擋, 在旅舍可清楚看見整座富士山。

翌日四處遊覽, 也去了河口湖。當年的河口湖, 比現在樸素很多, 更沒有沿岸的高樓大廈。

也順道去了鳴沢冰穴, 但今次沒有去。

在富士日本青年旅舍住了兩晚, 第三天清早和富士日本青年旅舍主持和附近鄉民拍照後, 離開, 依依不捨的回頭望望旅舍、樸素的鄉村和富士山, 想不到差不多四十年後才舊地重遊。接著乘巴士往富士駅, 然後轉乘國鐵往下一站 — 熱海。當年的行程比現在寫意了不知多少倍, 什麼準備也不需要 (其實是沒有資料), 去到巴士站和火車站才作打算, 很有冒險探索的感覺。

當年的熱海駅前街道, 基本上和現在的相差不大。

從山坡上眺望熱海市, 所有房子都十分樸素, 和今次旅程所看到的截然不同。

當年熱海景點不多, 最著名的是伊豆仙人掌熱帶公園 (Izu Cactus Park), 但這次的旅程沒有去, 園中令我印象最深刻懷念是那些非常可愛、逗人開心的大嘴鳥。

告別了熱海, 接著是乘火車往橫濱, 一個非常熱鬧的海濱城市, 是當年日本少數有夜生活的城市, 而這懷舊之旅也到此為止………。

走了一趟懷舊之旅, 勾起了無數、無數的回憶, 接著是收拾心情, 開始寫今次日本中部、關東十四天春天賞花之旅的遊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