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車往濱松 緊張刺激的行程

在名花之里長島啤酒園前的流光溢彩、火樹銀花的童話世界流連了一會, 時間差不多晚上八時, 是時候離開, 步行往巴士站, 準備搭乘晚上八時二十五分班次的巴士返回名鐵巴士中心, 然後轉乘火車往濱松 (Hamamatsu)。

離開前再在入口處拍照, 留下今天愉快的回憶。

依依不捨的離開名花之里, 沿途火樹銀花十八相送到巴士站, 就這樣結束了難忘的名花之里行程。

巴士在名花之里爆滿 轉車完美計劃受挫

約晚上八時十分來到名花之里巴士站, 已經有二十多位乘客在排隊等候, 因巴士是從三井 OUTLET PARK 開出的, 心想現在所有朋友來日本旅遊都是自駕的, 所以應該不會沒有座位吧!

巴士約晚上八時二十五分駛來靠站, 車廂內已經有很乘客, 看來已經差不多爆滿, 心裡已有不妙的感覺, 當巴士停下來, 只上了兩至三位乘客, 車長已喊不可以上車, 頓時嚇了一跳! 什麼? 那麼我們豈不是不可以搭乘晚上21:28班次的火車往濱松? 以下是我們原定的計劃:

晚上20:25從名花之里乘巴士返名古屋名鐵巴士中心
21:05 抵達
往火車站置物櫃取回行李
購買火車票, 走往月台
搭乘晚上21:28班次火車往濱松
22:57抵達浜松火車站

因從名花之里乘名鐵巴士返回巴士中心後, 只有約二十分鐘的時間轉乘 JR 往濱松, 如果錯過了晚上21:28班次的火車往濱松, 便要改乘下一班午夜後才抵達濱松的列車, 根據條約, 今晚酒店的預訂會在午夜後自動取消。計劃本來很完美的, 只是萬萬想不到, 巴士竟然在名花之里爆滿, 真是意料之外!

幸好接著有另一輛特別班次巴士駛來疏導在名花之里滯留的大量乘客, 看著乘客一個個施施然的登上巴士, 相信只有我心急如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最後連拉下來的通道座位也統統坐了乘客, 宣佈全部爆滿, 巴士才慢慢的起動, 望望手錶, 已經花了我們寶貴的十二分鐘, 換而言之, 我們只有十分鐘的轉車時間! 現在只希望巴士沿途再沒有阻滯, 給我們最後一絲的希望!

幸運地趕及轉乘火車往濱松

巴士約晚上九時二十分抵達名古屋名鐵巴士中心, 離晚上21:28班次火車還有不到十分鐘, 雖然時間非常緊迫, 只要一切順利, 沒有錯誤, 並不是沒可能的! 以往的旅程中不是有很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轉車任務, 最終又不是幸運的給我們過關!

最後巴士在名古屋名鐵巴士中心4F樓停下來, 不理會什麼禮貌了, 匆匆擠過站在車廂走廊的乘客, 跳下車, 接著一口氣沿樓梯從4F走到一樓街道, 繼續沿馬路向前跑, 幸好對四周街道還有印象, 拐個彎, 便看到「廣小路口」, 我們的背囊便是寄放在入口附近的電子置身櫃。

很順利從置身櫃取回背囊, 離開車只餘下約五分鐘, 看來還有一絲希望, 唯有拼命的跑到名古屋火車站, 在自助售票機買了往濱松的火車票, 每位是1,940日元。

買完火車票, 還餘下約兩分鐘的時間, 在閘口抬頭望望電子屏幕, 望了一會, 為什麼沒有火車往濱松的?  但電子屏幕的確有21:28這班次的火車, 但指示是往豐橋的, 在4號月台開出! 出發前在搜集資料時好像沒看過豐橋這地方! 猶疑了一會, 唯有問剪票口的職員往濱松的月台, 職員指往4號月台, 其實都是往豐橋那班列車。

接著一口氣衝往月台, 很幸運的趕及開車前一刻跳上火車。嘩! 太刺激吧! 老天爺不要那麼玩我們吧!

什麼! 火車不是往濱松的!

坐下來休息片刻後, 心跳稍為沒有先前那麼急速, 便開始留意到車廂內的電子屏幕不時顯示列車停靠的站名, 看了幾次, 偏偏就是沒有濱松這個站! 按出發前準備的資料, 列車會在濱松停站, 所以便認為濱松可能是小站, 而電子屏幕所顯示的都是大站而已!

看看手上的資料, 列車約在晚上22:57抵達浜松火車站, 車程差不多個半鐘, 也很累了, 便閉目休息。

朦朧中聽到廣播, 張開眼, 所有乘客都好像準備下車的, 望望車廂門上的電子屏幕, 什麼? 下一站是終點站豐橋! 連忙望望手錶, 只是晚上十時二十分, 應該還未到濱松的!

過了一會, 列車緩緩駛進一個車站, 看清楚, 果然是終點站豐橋! 頓時嚇了一跳, 思緒混亂, 甚至有些慌張。麻煩了, 我們手上沒有日本的地圖, 也沒有火車路線圖, 不清楚豐橋在什麼位置!

當火車停下來, 所有乘客都下車, 很多更奔跑出去, 估計是轉車吧。沒辦法, 要面對現實, 接著躊躇的下車, 唯有見步行步, 看看如何轉車往濱松吧!

難以相信, 非常幸運的趕及轉乘火車往濱松!

走下月台, 跟著其他乘客離開, 經過月台上豎立的時刻表, 便停下來看看, 都沒有往濱松, 這月台應該不會有火車往濱松的, 便慢慢的繼續向前走, 就在這時, 一位手持公事包的車長從我們身後走上前來, 心想可能是我們的救星, 便匆匆走去問他。車長連忙望望手錶, 立即示意我們快些跟他走, 因手扶電梯有很多人, 便選擇了樓梯, 他步履十分輕快, 兩級兩級的往上爬, 我當然拼老命跟上, 不到五秒已來到火車道上的月台接駁天橋上, 接著他指著電子屏幕, 說是8號月台, 我連忙抬頭望望時刻表, 往濱松的班次是10:23, 望望手錶, 時間是10:24, 已經過了開車時間一至兩分鐘。

「Okay?」我指著手錶, 帶著懷疑的問他。

「YES! YES!」他示意我們快些往月台。

接著我立即狂奔往8號月台, 沿樓梯滑落到月台, 一輛火車仍然停靠在月台, 失而復得, 一股喜悅頓時湧上心頭。她走得比我慢很多, 遠遠從後面跟著, 估計列車隨時開動, 我唯有單腳站上列車, 單腳站在月台, 只聽到車長不斷廣播, 相信是不斷在罵我吧! 等了約十秒, 終於看見她從樓梯氣呼呼的走下來月台, 齊齊走入車廂, 車門馬上關上, 列車也馬上啟動開出。只見整車的乘客都暗暗望著我們, 尷尬不堪!

事後回想, 如果不是因為火車延誤了兩分鐘, 我們根本不可能趕及搭乘這班火車。

列車約晚上十一時抵達濱松駅, 下了車, 離開月台, 穿過大堂, 正當想看看步行往酒店的路線時, 才發覺遺失了地圖, 今晚所發生的事情真多!

濱松宿中央濱松吳竹酒店

我們在濱松下榻中央濱松吳竹酒店 (Kuretake Inn Central Hamamatsu), 留宿兩晚, 幸好出發前幾天才準備這地圖, 對酒店的位置還有一些印象。從車站北出口走出, 沿馬路走十多分鐘便抵達酒店。辦理完入住手續, 乘電梯往7F房間, 放下行李, 還有二十分鐘便是午夜了。因為太累, 所以忘記拍攝房間。

♦ 中央濱松吳竹酒店一樓大堂。

♦ 中央濱松吳竹酒店一樓餐廳, 每日下午五時至晚上八時供應汽水、啤酒、香檳和零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