緒方駅亂碰亂撞到緒方川

火車在早上九時十二分從大分開出, 於上午十時十一分抵豊後大野市的緒方駅。接下來的行程是步行往緒方町原尻的原尻瀑布(原尻の滝)。

大分縣豊後大野市 緒方駅

以下是緒方駅和原尻瀑布的地圖。從地圖上來看, 路程其實頗遠的, 如果沒走錯路, 估計約一小時。

緒方駅、原尻瀑布地圖

走出緒方駅, 經過火車站旁的緒方町觀光案內所, 便進內看看有沒有更大和更清楚的地圖。可能遊客不多, 觀光案內所沒有職員, 只有一張幫助不大的黑白地圖。沒辦法, 只好依靠手上的細小黑白地圖。不過路線看來頗為簡單, 所以也不太擔心。

大分縣 豊後大野市 緒方駅
大分縣 緒方駅

走出緒方駅, 有些迷失方向的感覺, 看看四周, 便選擇沿左邊的馬路走。

緒方駅

接著走進小巷。

緒方駅

走了一會, 發覺好像走錯方向。從地圖上來看, 有兩點是十分重要的。 第一: 我們必須首先要跨過火車道到另一邊; 第二: 找到緒方川。找到緒方川後, 沿河畔一直走便可到達原尻瀑布了。

緒方駅往緒方川步行路線

問了途人, 她示意繼續向前走。但再向前走一會, 仍然看不到火車道。這時確定應該走錯方向, 便掉頭走回火車站, 沿另一方向走。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走了幾分鐘, 還看不到火車道。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已經花了很多時間, 還在緒方駅附近一帶徘徊。這時開始有些焦慮了。

「莫非沒有路跨過火車道到另一邊?」她開始懷疑起來。

「不會的! 相信這裡的居民也要往來兩邊, 應該是有行人天橋的。」我十分肯定地回答。

看見不遠處有一位途人, 便馬上氣沖沖的跑過去, 問他那裡可以跨過火車道到另一邊。

手舞足蹈, 手語、面部表情和簡單漢字統統出動, 最後幾經辛苦下才令他明白我們的意思。

他知道我們不懂日語, 便示意跟著他走。走了一會, 穿過民居後, 兩條筆直橫放的火車道就展現眼前。但看看火車道對面, 問題又出來了。

我們用手語向他表示: 「前面好像沒有路的, 走過了火車道又如何? 」

他看見我們一臉茫然, 便明白我們的意思。接著馬上帶我們跨過火車道, 走到另一邊。指著火車道下面彎彎曲曲的小路。

Oh! 因火車道比地面高很多, 走到這邊才看到陡坡中這小路。其實本來沒有路的, 走的人多了, 也便成了路。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老先生看見我們面露笑容, 他便很開心的馬上轉身走回火車道對面。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這時我才想起還沒有向他道謝。便馬上跑過去, 連忙說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還邀請他和我一起拍照留念。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我接著又跨過火車道, 繼續走往原尻瀑布。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就是這條火車道, 害我們花了很多時間。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跨過火車道後, 接著是找緒方川的方向。找到緒方川後便容易了, 只要沿河畔一直走便可到達原尻瀑布。

從上面的火車道沿小路走下。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這裡只有一條路, 和香港的所謂普選一樣, 根本沒有選擇。唯有沿鄉間小路向前行。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穿過村莊。狗吠聲不絕於耳, 真是一犬吠影, 百犬吠聲。經過路旁房屋時的狗隻更不斷發狂的撲向圍網, 狗吠聲震天欲聾, 十分驚險。只有假裝鎮定、步步驚心的向前走。

仍然只有一條路, 唯有繼續走。沿彎彎曲曲的小路走了幾分鐘, 看見前面的路旁停靠了很多汽車, 看來走出村莊了。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終於走出村莊。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右邊溪畔的小路好像沿村莊外圍走。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左邊溪畔的小路走回火車道旁的村莊。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回頭望望剛才穿過村莊走來的路。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看看細小的黑白地圖, 已經不知道現在正確的位置, 最後決定沿較寬闊的馬路向前走。

轉頭望望左邊火車道旁的村莊, 環境十分優美。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走了一會, 穿過停車場,來到一個分叉路。看見前面頗為荒蕪, 便轉右沿下面這小路走。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走了一會, 完全不知道身在那裡, 迷失了方向。也沒辦法, 只有繼續向前走。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也忘記走了多久, 來到一個 T 字路。看見左邊不遠處有一條吊杆形拱橋, 明顯是橫躺河流的一條橋。

高興得大聲喊了出來: 「到達緒方川啦!」

緒方駅步行往緒方川

馬上轉左走到吊杆形拱橋的橋頭處看看。

緒方川

橫過馬路。橋對面的十字路口旁豎立了地圖和路標。對了! 沿緒方川畔一直走便可到達原尻瀑布!

緒方川 往 原尻瀑布標示

唉! 滿以為路線很簡單, 竟然花了很多時間才確定了往原尻瀑布的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