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辛苦才成功從漢城乘火車到大田, 轉乘巴士到俗離山, 下錯車, 遇上無良計程車司機

1984年2月4日 (年初三) 第4天

今早約八時起床,酒店的早餐太差勁,所以打算外出吃早餐。梳洗完畢,走出酒店,在不太遠的地方找到一間很細小的所謂餐廳,便在這裡吃早餐。

吃完早餐,返酒店收拾行李,然後離開酒店。

在酒店門前搭乘計程車往漢城火車總站,約早上9:30抵達。在售票處買了10:20往大田的火車票。

火車站內的標示都是韓文,根本不知在那裡上車,便拿著火車票問途人和車站職員,每個人看見我們都好似見到鬼一樣,不是迴避,就是隨便亂點一通。

在車站內好像傻佬一樣,東南西北、前後左右的奔跑,花了差不多一小時,都仍然不知道在那裡上車,到最後竟然錯過了上車時間!真是很難接受這結果!

車站大堂內有一個 Information, 職員幫我們將過時的火車票退回金錢,只是扣去總額的10%, 也好!

沒辦法,唯有又走到售票處,買了早上11:00往大田的火車票。這次很幸運,在買車票時認識了一位韓國的大學生,他也是去大田探望他的舅父。

他帶我們往火車月台,順利登上了往大田的火車。

火車準時在早上11:00開出漢城火車總站。一路上和他十分好傾,不過他的英文不太好,要很用心才勉強聽懂。

他在韓國是讀 Computer Engineering 的,前年已經畢業,並準備在今年三月 (即下個月) 去美國大學深造。他對日本人十分仇恨,並說會十分努力,儘力服務國家。

沿途我們問了很多他和韓國的事,獲益不少!

他也教懂了我們很多實用的韓國字,當中最重要的是客棧的韓文 —「여관」,發音很容易,和中文的「遊館」差不多。往後的行程, 我們都是靠這「여관」,在車站一帶找這路標去客棧投宿。

火車約在下午1:15抵達大田。

他和我們一起下車,並帶我們乘市內巴士到郊外巴士站,並幫我們買了去俗離山的巴士車票。

原來交通是那麼複雜的,老實說,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根本沒有可能去到俗離山。

他陪同我們一起進入巴士月台,看著我們上車、坐下來,然後等到巴士起動和開出。真是十分感激他熱情的幫忙,相信過了很多年後,每當想起這行程, 這情境仍然會深深的浮現在我腦海中。

巴士的座位很寬敞和舒適,沿途風景也很優美,很享受這一段旅程。

被乘客老點以為到了俗離山 下錯車

巴士行駛了大約個半鐘頭後,駛進一個大站停下來,很多乘客爭相下車和上車,情況十分混亂。

看見那麼多乘客下車, 心裡開始有些懷疑, 莫非已經到了俗離山?。

將寫上俗離山韓文的字條遞給其他乘客看,用手勢問他們這裡是不是俗離山?是否在這裡下車?

他們都點頭和用手勢表示這裡是。便立即起身下車。這時車廂上已擠滿了乘客,好不容易才鑽下了車。

因為沒有吃午餐,這時已經十分肚餓,便在車站吃了兩個包和一瓶牛奶,總算充了饑。

步出巴士站,打算乘計程車去大佛,才知道還未到俗離山,而且離那裡頗遠的,原來落早了車。其實在韓國問路是多餘的,答案永遠都是亂指一通!

遇上無良計程車司機 幾乎鬧上警局

計程車司機起初索價5,000韓元,還了幾輪價後,最後以3,000韓元成交,可以開車。

計程車循高速公路一直行駛,沿途他好似鬼食泥咁聲,不知說什麼。他又間中將車停下來給我們下車拍照,可惜風景一般,但又不好意思拒絕,便隨便拍了幾張照片。

當行駛了一段時間後,他將計程車停在一個荒山野嶺的地方,好像表示太遠,不去了,叫我們給他 6,000韓元!

有冇攪錯呀!真是要小佢!

我們當然堅持不下車,否則流落山頭,那麼他便可以為所欲為,到時開天殺價都可以!

因為言語不通,根本無法溝通,我們不給錢,他也奈我們不何,並堅持要去警局!

他看見這樣,唯有繼續行駛。當行駛了十多分鐘後,來到一個村莊,看見他東張西望,好像在找什麼地方的,莫非真的在找警局?

最後他將車停在一間中國餐廳的門前,並氣沖沖的叫我們一起進內。

餐廳的老闆娘是中國人,懂普通話,可以作為言語的橋樑,起初都恐怕她會和司機同流合污, 但從言語和表情知道她不會, 真好彩!

經過一輪爭拗,事實始終是事實,正義最終得勝,最後都是給了司機 3,000韓元。

老闆娘告訴我們,韓國的計程車司機很狡滑,看見我們是稀有的遊客,便想「搵笨」。

俗離山匆匆一遊

原來這裡已經是俗離山的範圍,老闆娘更主動帶我們步行去大佛那裡,非常感激她熱心的幫忙。

言談之間,得知她是山東人,來南韓已經有14年了。

步行一會便抵大佛, 和老闆娘道別,我們便四處參觀。

看見天色漸漸昏暗,在這裡只逗留了一會,便匆匆的掉頭返回剛才下車的村莊,準備乘巴士回大田。

在村莊內很容易找到了巴士站。

因整個下午都沒有去解決,心理需要已經達到極點,所以第一時間是去厠所。厠所門口沒有英文和公仔標示,這時已經沒有考慮的空間,不理三七二十一了,放鬆減磅完才算吧!

最後搭乘了晚上6:25的巴士返大田,這時天色已經漆黑了。

巴士大約在晚上8:15回到大田汽車站。下了車,很容易在某路口看到了「여관」的路牌,按標示的方向走進窄狹小巷,拐幾個彎便抵客棧。

這是一間傳統的韓式旅館,沒有床,席地而睡。地板暖暖的,很舒服,房租每晚10,000韓元,十分便宜。

往房間放下行李,便立即外出找地方吃晚飯。

街上的餐廳不多,而且都沒有 Sample, 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東!

在韓國吃飯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初時找了一間,因為完全無法溝通,最後還是放棄。接著的情況都是一樣。

來到相信是最後的一間餐廳,其實也是言語不通的,在沒有選擇下,唯有任老闆娘點,說什麼都點頭,最後要了一個1,500韓元的餐。

當餐送來時,原來是一個定食,味道不錯,份量也很多,總算在困難重重下攪掂了晚餐。

吃完晚餐,循昏暗馬路,穿過漆黑小巷便返回旅館。在公眾浴室洗了澡,約晚上11:00便上床睡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