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天: 春川往束草

1.20.2009 (星期二)

春川遊覽資源十分豐富, 可以停留一至二天, 慢慢的欣賞這人間樂土。 可惜在旅行前沒有太多春川的資料, 以為只有南怡島和明洞, 平白錯失了很多值得停留的景點, 也許這是為計劃第四次遊韓國的最好藉口吧!

早上八時十五分走出旅館, 沿大街走到春川巴士終點站, 買了十時三十分往束草的直達巴士, 車資每位W13,600韓元。

巴士終點站的大堂內有一間細小的旅客咨詢中心, 只有一位女服務員, 她十分熱心的解答我們所有的問題。

在咨詢中心取了些旅遊資料, 看看手錶, 時間開始有點緊迫了, 需要馬上回旅館收拾行李, 沿途順便找個地方吃早餐。走出巴士大堂, 發覺大街兩旁的店舖尚未營業, 而且所有店舖不像是餐廳的, 便從行人天橋走過對面的街道, 然後再走進下一條小街道, 這裡有一些不同形式的餐廳, 但都關了門, 看來主要是做午市和晚市。

我倆朝旅館的方向走了數分鐘, 很不容易才找到一間營業中的餐廳, 便匆匆推門走進店內。店內的角落處有幾位食客, 他們好像正在吃飯, 不過我們不慣吃早飯的, 心想吃湯麵早餐。便問問店務員有什麼早餐供應, 有沒有湯麵早餐, 但她不懂英文和普通話, 沒法溝通。

礙於言語不通, 不知如何表達之際, 坐在榻榻米角落的一位年輕食客站起走過來幫忙。他用頗為流利的普通話告訴我們這餐廳沒有供應麵類早餐, 接著推開門指向對面不遠處有一家正在營業的麵店。向他道謝後, 便馬上走往麵店, 叫了了兩碗烏冬麵, 每碗是 w3,000韓元。

匆匆的吃了早餐, 沿小街道返回旅館, 剛好是早上十時。收拾行李, 十時五分再負起背囊離開旅館, 走往春川巴士終點站, 前往江原道之旅的下一個目的地束草。

早上十時十五分到了巴士站, 在大堂候車處等了一會, 往束草的巴士駛進5號車站。那位熱心的咨詢中心服務員馬上走出來, 示意我們上這部車。 等了一會便登上了巴士, 車箱十分寬敞舒適, 除了我們, 車上只有二個乘客。

巴士在十時三十五分開出, 不久便駛離市區, 沿著壯麗山區直往束草, 窗外偶見孩童在山間堆雪和滑雪, 自得其樂, 忘記了寒冬的存在, 而填補於其間的景色, 則是白茫茫的大地。

巴士在束草市郊只停了一個站, 於中午十二時十五分便駛進束草長途汽車客運站, 比原定的行車時間快了三十分鐘到達。

走出車站, 旅客咨詢中心就在出口的左邊。這是一間非常細小的旅客咨詢中心, 其實應該用旅客咨詢亭比較貼切一些。我倆取了一些旅遊和住宿的資料, 最後決定下榻在燈塔附近的一間名叫 MO-A Motel 的旅館。

按地圖指示的方向, 沿車站的大道一直往下走, 走了約五分鐘, 另一條大街橫在面前, 街道對面不遠處是一個海港, 看看地圖, 原來東明港已在眼前。向左望, 一所白色的燈塔就巍然聳立在不遠的山崗上。沿東明港朝燈塔的方向走, 雖然是濃冬零下氣溫, 但這裡豔陽仍然是那麼燦亮, 海風徐徐吹來, 感覺十分和暖。

走了不到八分鐘, 橫過一個十字街道, 沿途是一間接一間售賣海味的店舖。向前繼續走三分鐘, MO-A Motel 就出現在左邊, 是一間淺啡色歐陸別墅設計的旅館, 比想像中豪華得多。

老闆十分友善和健談, 懂英文。他給了我們一間向海的房間, 住宿費每晚W30,000韓元, (旺季是W40,000韓元 )。房間和浴室很清淨和寬敞, 大窗外面景觀一流, 美麗的東明港及青湖大橋盡收眼簾中, 唯一不足的是沒有浴缸, 辛勞一天後, 如果可以浸浴才休息便更舒服了。

在房間稍作小休, 便離開旅館。手拿地圖, 沿東明港走往束草第一個景點 ── 韓劇《藍色生死戀》拍攝場地女主角恩熙的商店, 沿途順便找餐廳用午飯。

韓劇《藍色生死戀》講述一對相愛而不能結合的戀人的悲傷愛情故事, 劇中男女主角本是一對感情深厚的兄妹, 因為不是一家人而被迫分離, 後來重又聚合。

離旅館不遠的大街有廖廖幾間營業中的餐廳, 但都沒有圖片餐單, 恐怕溝通的隔閡, 心想前面應該還有許多餐館, 便沒有推門進入。

繼續向前走, 但走了二十多分鐘, 沿途變得十分冷清, 很少店舖, 當中一間餐館都沒有, 還看見幾個樣貌徬徨的旅客迎面走過, 心想莫非他們也在找地方午餐, 如果是, 亦意味我們前方沒有餐館。這時肚子已經雷聲大嚮, 沒辦法, 唯有繼續走, 沿大街道又走了約十多分鐘, 這一帶開始熱鬧起來, 街的兩旁都是店舖, 路邊還間中有一些小販。最後終於找到一間餐廳, 門前還貼有大大的紫米鍋飯圖片, 便匆匆推門進入。

餐廳的面積頗為寬敞, 有主大廳和一間貴賓廳, 主大廳有六個榻榻米卡座, 貴賓廳有二個榻榻米卡座; 可能已經過了午飯時間, 一個食客也沒有, 老闆很熱情地安排我們坐在貴賓廳。

本想可以有個充饑的簡單午飯便夠了, 隨便點了兩個貼在門口那紫米鍋飯韓式招牌定食, 每份W6,000韓元。但想不到竟是個非常豐富的定食, 包括有十款大大碟的前菜、熱辣辣豆腐鍋、一壺松茸上湯和石頭紫米鍋飯。當地人都喜愛將松茸上湯倒入石頭鍋裡, 然後攪拌成湯飯, 但我們卻有更佳的食法, 先品嚐幼滑味美的紫米鍋飯, 將松茸上湯倒入石頭鍋內餘下的飯焦, 十分美味。

吃個飽飽的午飯後, 有點睡意, 但也要繼續我們的行程。出了餐廳, 橫過馬路, 沿海港走了約十分鐘, 橫跨青草湖兩岸的青湖大橋突然在右邊閃出, 原來已經到了青草湖, 不禁走到岸邊, 欣賞這美麗的景色。海、船、海鷗和船構成一幅令人陶醉的圖畫。人本來就應該多些接觸大自然, 可惜由於糊口, 卻需要終日面對那十五吋的電腦顯示器, 不但傷害了雙眼, 更嚴重傷害了精神。

沿青草湖旁走, 經過海鮮街, 兩旁都是海鮮餐廳, 看來頗為高檔, 門前的魚缸養了很多不同種類的魚和貝殼。走出了海鮮街, 拐過下一條街便看見不遠處的《藍色生死戀》手拉渡輪碼頭。

手拉渡輪碼頭對岸便是阿爸村, 是《藍色生死戀》女主角恩熙所住的地方。 手拉渡輪是束草市區來往阿爸村的水上交通工具之一,是韓劇《藍色生死戀》主要拍攝場景之一。劇中最令人難忘的一幕是男主角俊熙和女主角恩熙失散多年後在對頭的船上擦身而過, 手持黃色雨傘的恩熙真是非常漂亮。

阿爸村是韓戰後退時, 跟隨軍隊南下逃亡往江原道的北韓咸鏡道難民, 戰後因沒法返回北韓故鄉, 在此定居而形成的一個村落。 Aabye(阿爸)是北韓咸鏡道的方言,指的是「爸爸」的意思, 因此取名阿爸村。雖然這區現在行政名稱變更為青洞湖, 但一般仍以阿爸村稱呼。

手拉渡輪的設計十分簡單原始, 其實是船上乘客用手將渡輪拉往對岸。船止沒有電動推進器, 只有一條鐵鏈串過船身中央和兩岸碼頭連接。行駛時, 船上乘客用鐵勾扣著鐵鏈, 不斷向相反方向拉動鐵鏈, 鐵鏈繼而拉動渡輪前進。

我倆慢慢走向碼頭, 這時剛好停泊著一部渡輪, 船上只有四個乘客, 還有一個穿黑色運動帽子和手持鐵勾的中年男子, 站在船尾入口處揮手示意我們快點上船。我們登上了渡輪, 渡輪便上閘準備開船。看見那中年男子走到船頭, 將手持鐵勾扣著鐵鏈, 然後走向船尾, 船就這樣慢慢向前移動了少許。接著他用手指著放在船上的另一些鐵勾, 表示我們要和他一起工作。我倆馬上明白他的意思, 急不及待的各自拿起鐵勾, 匆匆走往船頭, 使勁的用鐵勾扣著鐵鏈, 在笑聲中拉到船頭, 十分過癮。我倆都樂此不疲, 不斷的重覆這使命, 是個頗有趣的經驗呵!。從來沒有這麼開心地「工作」, 試問世上有多少人可以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呢?

渡輪大約給拉動了五分鐘便到了對面的阿爸村渡頭。我們放下鐵勾, 看到對方滿頭大汗, 不禁捧腹大笑。上了岸, 已經看到許多《藍色生死戀》男女主角的劇照, 令人又再懷念起劇中一幕幕的動人情節。

在渡頭旁的收費亭付了船票, 每位是W200韓元, 十分經濟。

在渡頭轉右沿阿爸村走, 走一會便到了恩熙的飯店。在店前拍了好些照片, 繼續向前走, 欣賞這一帶純樸的風景。

在阿爸村的盡頭轉左, 大風一刮, 眼前竟是一片廣闊沙灘和蔚藍無盡的海洋, 遠遠的海洋和天空連成一線。這裡是青湖洞沙灘, 也就是男女主角經常到遊的地方, 也是俊熙揹著恩熙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的地方。

沙灘旁豎立了許多《藍色生死戀》男女主角的劇照, 我倆都和劇中主角輪流拍照。

雖然是冬天, 幸好天朗氣清, 迎面吹來的海風十分和暖。沙灘上遊人稀少, 只有一位在岸邊垂釣的老人和一位坐在沙上閱讀的少女。微微彎曲的海灣, 醉人心弦的幼沙, 「沙沙」的海浪聲, 情侶漫步於這麼浪漫沙灘, 貼耳細語, 互訴心聲, 回首一望, 沙上輕輕留下兩行並行的串串腳印, 拖得長長互相依偎的影子。此情此景, 配以淒美的電視劇, 足以令情侶們情不自禁地互相擁抱, 少不免山盟海誓, 生死不渝, 直到海枯石爛。

在沙灘浪漫了一回兒, 心情十分舒暢。橫過馬路走回阿爸村, 拐過另一邊, 抬頭一望, 從阿爸村橫跨於青草湖彼岸的青湖大橋就在右邊,。青湖大橋並不壯觀, 但是那粉紅色彎彎阿娜多姿的橋身, 橋下寧靜的海港, 是多麼迷人的景色。我倆倚著青湖旁的欄杆, 看著橋的影子在湖中盪漾, 心境突然平靜和諧。欣賞風景其實不是大學問, 只是懂得珍惜當前擁有的, 就處處有風景。

從青草湖旁欄杆側的粉紅色階級慢慢的走上青湖大橋, 大橋不是很高, 走了約六十階級便到了橋上。

青湖大橋是兩面雙線行車, 橋兩旁是行人道路, 兩旁行人道路的中央有兩個懸於空中的觀景台。站在橋上的觀景台, 阿爸村和青草湖就靜靜的敞臥腳下; 藯藍的天空映在湖上, 阿爸村旁一排排的房屋倚在湖邊, 房屋的屋頂都漆上不同的顏色, 有橙色、有藍色、也有灰色的, 構成一幅童年時曾如此繪劃的圖畫。

慢慢的走下橋, 偶爾回頭望望, 有點兒不捨得離開的感覺。沿青草湖旁循EXPO TOWER 方向慢慢走, 看著太陽緩緩地下山, 夕陽餘暉, 青草湖被映照得一片橙紅, 閃閃波鱗間輕漾著簡樸的魚艇, 漁港顯得分外浪漫, 「吱吱喳喳」的海鷗在湖上追逐玩耍, 偶爾泛起絲絲漣漪。

sokcho-banner

圖片: 夕陽餘暉的青草湖

黃昏的太陽把 EXPO TOWER 倒影在湖上, 餘輝落霞, 一幅美麗的景色活現眼前, 頓時覺得這世界是有許多美好的事物, 只是要我們踏出多一步, 便會尋找得到。

這時太陽快要落下山了, 只餘一抹殘餘的陽光依依留戀地照在船桿上。人到了這年齡, 每次看到夕陽西下, 總難免慨嘆「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時光飛逝, 生命有限, 匆匆過客, 唯有珍惜目前擁有。

繞過湖的另一邊, EXPO TOWER 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這區有很多 Motel, 向前走不久便有往《藍色生死戀》拍攝場地的指示。往拍攝場地沿途都飄揚著男女主角的劇照, 走了數分鐘, 一個黃色的電話亭就出現在前面不遠的湖畔。這裡是恩熙常常打電話找哥哥俊熙傾訴心事的地方, 也是他們相約往農場的場景。和劇照和佈景拍了幾張照片, 給自己留下多一些回味。

這時, 天邊黑幕下垂, 華燈初上, 對岸阿爸村和青湖大橋一帶已燈火通明, 燈光倒影在湖中徐徐盪漾, 不難想像這是何等美麗的景色, 如詩如畫。

在湖畔坐了一會, 便走往大街的巴士站搭乘巴士往中央市場一帶吃晚餐。等了不久, 有一部1號巴士駛到站前停下來, 車長很主動地問我們往哪裡去, 我們按資料是乘7號或7-1號巴士的, 所以沒打算上車。但看到車長那麼熱心, 我便順應走上巴士, 手指著地圖上中央市場的位置。

車長想了一會, 便說:「OK!」。

我倆也齊聲的回應:「OK…….」。

巴士行駛了約十分鐘, 在一處熱鬧街道的巴士站停下來, 車長回頭喊我們在這裡下車, 並用手勢示意對面馬路便是中央市場。

下了車, 看見街道兩旁那麼熱鬧, 便沿途四處隨意的巡巡。走了一回, 發覺街道有點熟悉, 原來是手拉渡輪附近的街道, 於是決定往下午經過的海鮮街吃晚餐。

在海鮮街頭問了幾間餐廳, 不是不懂英文, 就是沒有圖片的餐牌。在沒法溝通的情況下, 唯有繼續沿海鮮街走, 最後在接近街尾的地方, 找到一家附有食物圖片餐牌的餐廳。

進入餐廳, 脫去鞋子, 席地而坐。餐廳面積不是很大, 只有四個榻榻米卡座, 分二行排列, 我們坐在近入口的一個榻榻米卡座, 後面的一個榻榻米卡座坐了四位食客, 談興甚豪, 不時哈哈大笑。

我們叫了二人用的魚湯鍋, 老闆好像說是 “寶寶魚” (韓語讀音)湯鍋, 就當它是”寶寶魚”吧, 樣子十分醜陋, 但肉質幼嫩, 味道非常鮮甜, 價錢是W25,000韓元。過了一會, 發覺這店子好像有點熟悉, 是否曾經來過嗎? 沒可能, 我們今天才到束草。我突然間想起了, 今天下午我們曾經走過這條街, 當時這店子還未開門, 門前放著兩大盆剛送來的魚, 樣子怪怪的可不討好, 心想這是什麼魚呢? 我於是好奇的用相機拍了下來。呵, 原來我們剛才吃的便是這種魚了。其實我心想這些魚是否”雞泡魚”(河豚), 因為小時十分喜愛在海邊垂釣, 經常釣到類似這醜陋樣貌的魚, 釣上水後, 這些魚會將肚子吹得漲漲的, 像是要吹破肚皮自殺似的!

隔了不久, 陸續又來了三位食客, 都是後面食客的朋友, 他們索性將後排的二個榻榻米卡座併在一起。這時餐廳頓時熱鬧起來, 食客同時高談闊論, 滔滔不絕, 笑聲不絕, 場面高漲得好像快要失控。我禁不住問老闆是不是今天有人生日, 原來他們全部都是老闆的朋友, 今晚是聚餐。老闆還主動替我們拍照, 非常熱情, 令我們覺得好像參加了朋友的聚會。

吃過晚餐, 雙腳當然是最好的交通工具。我倆沿暗淡的街道慢慢走回旅館, 為了節省明早找餐廳用早餐的時間, 在途中一間便利店買了明天的早餐, 買了一個杯麵和一份三明治。雖然天色漆黑, 只有間斷昏黃街燈照明, 往旅館的路並不困難, 只要朝燈塔方向就是, 位於山崗上的燈塔, 幾乎在束草市那裡都可看到, 尤其在夜晚, 燈塔的光更是明亮。

走了約40分鐘, 於晚上九時三十分回到 Motel。和旅館老闆攀談了一會, 問了明天往雪嶽山公園的交通安排, 便回房間休息。

2 Responses

  1. 黃海 says:

    現在韓國年輕人的外語可強了, 既不是食肆的員工, 一個普通人都能操流利的中國話, 這一點日本人便大大的給輸掉了。
    W30000向海的房間真的超便宜了。下半月該是淡季吧, 我訂的Hostel, 宿舍床位都W20000了。
    你拍的照片, 都仿如舊日明信片般典雅。
    「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看得我又眼淺起來…想哭。試問那是出自哪裡?是明清的人, 還是民國初年…
    我感覺韓國的中老年聚餐的風氣頗盛, 聲量不弱, 性情開放…這方面, 日本人便大大地自我壓抑了, 他們只三兩個靜靜的聊天。或是只能把時光倒流到退休前下班時光的居酒屋裡…把話兒奔放出去。
    如果先生小時候在香港, 那在哪裡可釣到雞泡魚?
    看到先生時常說在外食早餐~但我常在韓國的Hostel, 都附帶早餐的。Motel沒有嗎?

    • alex says:

      Hi,

      以往韓國冬天是淡季, 旅客比較少, 酒店會便宜一些。不過現在四季都有很多遊客, 什麼都貴了。前年秋天去韓國, 發覺物價高漲了很多!

      韓國人在聚餐時和中國人一樣, 都是十分開放的。

      當年香港很多地方都可以釣到討厭的雞泡魚, 不過, 最多應該是汀九、青龍頭和馬灣的南灣。記得西貢和流浮山(警署後面的海灣)沒有雞泡魚的蹤影:)

      首爾很多 Hostel 都附有早餐。但 Motel 這些敏感的地方, 根本不想給其他人看到, 所以就肯定沒有早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