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天: 束草 – 雪嶽山、大浦港

1.21.2009 (星期三)

早上七時十五分起床, 在房間吃了昨晚買的杯麵和三明治, 便離開 Motel, 準備乘7號巴士前往風景秀麗的雪嶽山公園。

沿東明港走了不到十分鐘便抵達巴士站, 等了一會便上了7號巴士, 車資每位W1,000韓元。我倆又模仿《冬季戀歌》的男女主角, 坐在巴士最後右邊的座位。

巴士行駛了大約二十五分鐘, 一個海邊的魚港在巴士左窗閃出, 心想應該是大浦港了, 接著巴士沿蜿蜒美麗海岸行駛, 海天一色, 精神為之一震。不久, 巴士從海邊轉右駛往山區, 景色突然變得折然不同, 道路曲曲折折的穿越兩旁綿延的雪山, 一條蜿蜒的小溪橫亙在左邊, 有些幽深的感覺。

巴士於早上十時零五分在雪嶽山的入口停下來, 原來已經抵達終點站了。

雪嶽山是金剛山脈的一部分, 坐落於束草市、麟蹄郡、高城郡、襄陽郡之內, 佔地約三百七十三平方公里,一九七零年被評為國家公園, 是韓國第二大國家公園, 主峰是海拔高達一千七百零八米的大青峰,是韓國第三高峰; 雪嶽山又以漢溪嶺為界,分為內雪嶽及外雪嶽山。雪嶽山的入口共有四個,分別為束草市神興寺、襄陽郡五色區域、麟蹄郡百潭寺和將帥台一帶。大多數到旅客只會 遊覽外雪嶽, 亦是從束草市神興寺的入口進入雪嶽山。

巴士停在一個很大停車場, 面積和一個標準的足球場差不多, 停車場地形微微向下傾斜, 巴士就停在停車場的最後和最高的位置, 可以看到整個停車場和很遠的地方。

下了車, 天氣十分陰暗, 並吹起陣陣刺骨寒風, 急忙穿上手套和帽子。游目四周, 群山環抱, 連綿起伏不斷的山,山上長滿了稀疏的樹, 微弱晨光勉強透過雲霧, 流瀉在前面遠遠濛濃的連綿山巒, 使層層疊疊山脈的輪廓更富明顯。

雪嶽山的美, 不是那皚皚白雪、寒煙遍野的美; 雪嶽山的美, 是那淡然的美, 沒有那嬌柔的雪白, 但卻風韻猶存。從山巔到山腰只舖了薄薄的雪, 就像輕輕的、漫不經意的將雪灑在山上, 積雪不多的山頭隱約露出了泥土的顏色, 有點憂鬱寥落; 山腳及行人路兩岸的樹, 入眼的多是光禿禿的樹枝, 只有令人敬佩的松樹, 還保留綠油油的樹葉迎接到訪客人。

向前步行五分鐘便是售票亭, 購了入埸票, 每位是W2,500韓元。持票進入了雪嶽山, 行人路及四周的積雪很厚, 入口處有多國語言的電子板輪流播放出「新年快樂」的祝賀語。

外雪嶽有很多遊覽景點, 雖然景點都集中在山中, 但沿途山路的舖設都十分完善, 都可輕鬆步行到達。時間緊迫的旅客一般只在雪嶽山下附近的公園和神興寺逛逛; 時間充裕的可從神興寺繼續往安養庵、內院庵、繼祖庵及蔚山岩遊覽, 回頭時乘坐吊空纜車上權金城, 或從飛龍橋步行到權金城, 但這段山路崎嶇不平, 必須要有攀山的裝備, 全程約二小時。

我倆沿山路盤蜒而上, 欣賞四周自然的風景。在雪嶽山下的公園和一帶寺廟巡禮一回, 便回頭下山乘吊空纜車站往權金城。纜車月台是在車站的二樓, 遊客不算多, 不一回便登上了纜車, 來回車費每位W8,500韓元。

吊空纜車全長1.2公里, 於一九七一年由一姓李的登山愛好者所建, 總共有兩條纜車軌, 輪流一上一落; 從車卡內可以看到美麗的山谷、乾涸山澗和山中的雪景, 大自然的樹木真是堅強, 即使是冒著雪, 也要堅持下去。

吊空纜車徐徐往上前進, 全程約十分鐘便到達海拔八百公尺的眺望台。 這裡有小許像香港的老襯亭, 可觀望山下景致。甫踏出眺望台大門, 頓時有站在高山之巔、浮雲在下的感覺; 居高臨下, 奇松怪石, 連綿起伏的山脈盡入眼簾。 憑欄往北望, 腳下是雪嶽山下的公園和寺廟, 連綿起伏的達磨峰山脈就在不遠處; 往東北望朦朧隱看到束草市; 再往東向下望, 兩旁山谷中間的溪澗, 隱約看到流入東海, 如果天朗氣清, 由大浦港至雪嶽山下的道路和溪澗應該清晰可見。

在眺望台瀏覽了一會, 接著便是搭乘吊空纜車上山的最主要目的 – 攀登上權金城。權金城距離眺望台並不太遠, 在眺望台大門旁的階梯再往上沿崎嶇不平山路走便可。

我倆拾級走上四十五度傾斜的階梯, 約五十級; 然後左轉上山, 景色截然不同, 一片白色世界, 舖了厚厚的雪。從這裡開始, 陡陝山路沿山崖邊蜿蜒而上, 十分驚險, 幸好大部份山路左邊山崖旁都建有及腰的欄杆, 供遊人緊扶攀上。

走了數十步, 前面看來應該是斜斜的石階路, 但舖滿厚厚白雪,形成一個 表面凹凸不平、高高低低不規則的斜坡。經過遊人不斷踏雪而行, 白雪已形成一層硬冰, 非常滑腳, 穿了普通的鞋, 根本沒法紮緊冰面而行。這段路其實是用雙手緊扶欄杆, 慢慢續步而上, 是手臂的運動多於腳步的運動, 也是最刺激的一段山路。步步為營的在蜿蜒濕滑冰路向上走了十分鐘, 山路開始寬闊平坦, 路上再沒有積雪了, 露出了泥土; 再沿木梯往上走數十級, 前面再沒有明顯山路的蹤影了,景色突然豁然, 暗地裡已知道抵達權金城了。

權金城是位於雪嶽山海拔八百六十公尺的古城遺址, 建於山勢陡峭的最高峰處,十分險峻, 亦稱雪嶽山城、擁金山城、土土城。高麗時期(一二五三年)為防禦蒙古軍隊入侵而修建此城, 規模宏偉。傳說是姓權和姓金的兩個將軍在一夜之間修建此城,因而取名權金城。

站在這裡, 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色, 藍色的天空展露面前, 不遠的高處是一巨大嶙峋石頭, 顯得有點荒涼。在凹凸不平的石頭上小心翼翼繼續向前走, 這是典型山峰頂的地質, 泥土都給雨水沖洗, 只露出堅硬的石頭。走十數步, 介紹權金城歷史的路牌就在左邊, 有韓文英文對照。

繼續向前走數十步, 心跳突然加速, 腳下已是萬丈深淵; 陜谷對面不遠處的另一山崖, 就像給刀從山巔垂直的削下去, 幾乎成一直角, 氣勢磅礡; 這懾人的氣勢, 不期然令我鼓起勇氣, 閉氣屏息, 嚐試俯身彎腰向下望, 但總是沒法看到山谷的最深處。

沿崖邊往上攀登, 連綿山巒就在腳下; 崖邊有一山峰指示圖, 列出山巒每個山峰的高度及名稱。繼續向上攀登, 不久到達巔峰; 極目四望, 環迴景致, 穹蒼之下, 深谷之中, 自有登山巔而小天下,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只有親歷其景, 方可領略那君臨天下的豪情壯志!

吸了一口清新空氣, 便沿原路下山返回眺望台。上山容易下山難, 聽聞沿途有留下不少牙齒, 相信那是一些勇士挑戰陡滑山道的結果。

接著乘纜車下山, 已是中午十二時四十五分鐘了。按行程下午是往大浦港午膳及遊覽。

剛走出了雪嶽山的閘口, 隱約看見巴士已停在那遠遠的巴士站, 週邊沒有乘客等待上車, 唯一解釋就是所有乘客都坐在車內, 這樣巴士應該隨時會開走了。心知不妙, 即時反應是立即狂奔往巴士站, 氣沖沖不停跑了約八分鐘直奔車站, 還只差一分鐘路程, 但巴士已經啟動, 慢慢的駛離巴士站, 我不停揮手和呼叫, 所有儀態都拋諸腦後, 終於打動了車長把車停下來等我們。上了車, 付了車資, 同是每位W1,000韓元。車長和所有乘客都低頭暗地裡偷笑, 真害怕他們那麼聳肩咕咕地偷笑會導致腦溢血。

巴士約在下午一時正抵達大浦港。下了車, 在巴士站剛好有一對兩小無猜的學生, 貼身的坐在巴士亭的候車長椅上, 教人聯想起俊熙和恩熙, 就立即將這情景收入鏡頭之內。

deapo-harbour-banner

圖片: 恬靜美麗的大浦港

大浦港位於束草市南部, 背靠雪嶽山腳, 面臨東海的一個海邊漁港。大浦港在歷史上本是重要的漁港, 隨時間流逝與新舊交替, 大浦港逐漸從昔日的繁忙漁港變成了接待觀光客的臨海海鮮集散地。大浦港不但有美麗寧靜的漁港風光, 同時也是吃海鮮的好去處。

在巴士站走數分鐘便是大浦港的入口, 沿著大浦港海邊是一頗為寬闊的路, 兩旁是一間連着一間的海鮮餐館及攤販, 右邊靠海邊都是比較簡陋的餐館, 有點像臨時大排檔, 店內一般只有二至三張細枱, 一些餐館更是附設於販賣海鮮攤檔旁, 價錢比較平宜, 海鮮都是就地取材, 非常新鮮。路的左邊則是有規模的海鮮餐館, 餐館入口處都放置十多個透明高大玻璃魚缸, 魚缸內有很多不同品種的魚、五彩斑斕的貝類、巨大的蟹、龍蝦和海蝦等等。旅客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和腰包的負荷程度慢慢選擇。

雖然沿街都是海鮮餐館, 但是要找家附有圖片餐單的可不容易, 可見這裡食客都以當地人為主。最後在接近路的末端找到了一間有圖片餐單的餐館, 經過一番手勢溝通後, 店員最後表示二人份量海鮮刺身是W52,000韓元, 雙腳並立即踏上魚缸, 靈巧的左右走動, 手拿魚網迅速在不同的魚缸打獲了三條魚、幾個帶子和二個魷魚, 然後把「魚獲」高舉給我們看。其實我只認識魷魚、帶子和其中一條比目魚, 其他都是不知名的魚。 我們點頭示意接受, 店員便帶同「魚獲」, 一起邀請我們進入餐廳。

餐廳面積頗大, 窗明几淨, 給人非常舒適的感覺。入口的右邊是處理刺身的廚房, 十分寬闊, 左邊是榻榻米式食堂, 食堂離地到膝蓋的高度, 有八個長長的榻榻米卡座。可能是淡季的關係, 店內沒有其他食客。

我倆坐在食堂邊緣, 脫了鞋子,選擇了臨街落地大窗旁的榻榻米卡座, 席地而坐, 可以看到街上兩旁的海鮮店舖和遊人, 隱約聽到海灣海鷗吱吱的叫聲, 十分休閒寫意。

等了一會, 店員送來一大盤海鮮刺身, 剛才的「魚獲」已經切成薄薄透明的魚片, 整齊的排列在盤上, 鮮艷的帶子則放在盤的一旁。接著還來了一個火鍋, 是將刺身餘下的魚骨和很多蔬菜泡製成微辣的湯。不一會, 店員又送來一大盤海帶湯、幾個配菜和一大盤十分新鮮的生菜, 刺身可以包在生菜內一起吃。食物竟然佔據了兩個卡座, 點點份量應足可供四人食用, 看來又是測試肚皮彈性的一餐。

在香港很少吃魚生, 只在一些信譽良好的店舖才敢進食。因為這裡的魚生實在太鮮甜, 不知不覺的將整盤海鮮刺身吃光, 還有那滋味無窮的魚骨蔬菜湯, 當然一滴也不能浪費! 也是我們行程中最豪的一頓魚生午飯了。

飽腹之後, 休閒的沿大浦港海岸散步, 看看魚販在船上整理魚獲, 在路邊販賣海鮮; 大浦港的海港十分恬靜, 沒有大漁船的蹤影,只有小數的漁船整齊停泊在岸邊,間中有幾隻海鷗劃破海港, 是一幅完美的漁港風情畫。

走出大浦港, 抵停車場旁的海邊公園, 臨海邊排列十多張木枱, 十分浪漫寫意。憑欄一望, 整個大浦港漁港就在海灣左邊, 屋子和漁船的倒影在水中徐徐擺動, 增添大浦港的安寧與和諧。

我倆坐在海邊公園的木椅, 望着那迷人海景, 早已沉醉在這迷人的海景, 浪漫之心如泉湧至, 便決定乘巴士往 Expo Tower 踏雙人單車。

在巴士站等了一會, 便上了熟悉的7號車。巴士行駛了約十分鐘, 高高的 Expo Tower 就出現在窗外不遠處的右手邊。

下了車, 剛好是下午四時正。在 Expo Tower 遊覽了一會和拍拍照, 便走到租單車的店舖, 租了一輛黃色車身、紅藍間條上蓋車篷、坐位並排的雙座位情侶單車, 租金是一小時 W5,000韓元。

租車店舖老闆看見我們那麼高漲, 伸出一隻手指, 好彩不是中指! 推斷是問我們是否第一次踏單車, 我們都一齊回答: 「First time!」 老闆好像不明白, 我便用從韓劇《冬季戀歌》學來的一句韓語回答: 「Chor!」, 老闆頓時明白, 笑得十分開心; 立即示意替我們拍照, 其實他是否誤會我們是初相識?

可能平日的生活已經開始變得單調, 兩個人並肩踏單車的感覺是很奇妙的, 就盡情享受吧! 在這冰冷的天氣踏單車, 涼風迎面輕輕吹過, 但一點寒意也沒有。在青草湖邊的小道上踏了幾回, 沿途欣賞著美麗的湖景; 淡淡藍色的天空, 披上幾片白雲, 遠處粉紅色的青湖大橋, 阿娜多姿的睡在藍藍的青草湖上, 湖畔四周都是金黃色的蘆葦草, 我們就是停在湖邊的蘆葦草前欣賞這如詩如畫的景色。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那麼快, 一小時就那麼踏走了。以往我都只踏單人單車, 是十分輕鬆的; 這次第一次踏雙座位單車, 發覺踏起來是非常吃力的。可能是因為載兩個人的原故, 自己老是想呈英雄, 希望自己「承擔」一切, 不一會兒已經十分疲倦。心想二人踏單車遊湖該是多麼浪漫, 但浪漫總是要付上代價的, 就是雙腳無力, 酸痛不已。我又突然想出一些道理。 踏雙座位單車, 必須要兩個人同時合作, 動作協調, 才可以輕鬆前往。就好像夫妻的相處, 必須要相方諒解, 互相包容, 才可以過愉快幸福的生活。

坐在 Expo Tower 下的階級, 不斷按摩酸痛的小腿; 休息了一會兒, 走回昨晚乘車的巴士站, 搭乘 7 號車往中央市場遊覽。

下了車, 望過對面馬路, 甫即看到中央市場入口的大橫額。中央市場面積很大, 道路縱橫交錯, 有露天的販賣檔和商場內的販賣檔, 售賣貨品有魚有肉、各式各樣的泡菜、蔬菜、水果、雜貨、乾貨和服裝等等, 形成一個完善的綜合市場。穿插其中, 真有點迷途的感覺。

在中央市場巡了一會, 經過一個不甚顯眼的地下商場, 原來是一個地庫海鮮市場, 差不多每個魚檔都附設海鮮餐廳, 既是販賣海鮮零售店, 也是海鮮餐廳, 有些小的海鮮餐廳只有一至二個榻榻米卡座, 比較大的海鮮餐廳則有十多個榻榻米卡座; 餐廳都是開放式的, 榻榻米離地高度約半尺, 四周用高及腰的漂亮木板圍繞。雖然餐廳置於市場之中, 但給人的感覺十分清潔、幽雅和頗有風味。

客人可以隨意挑選喜愛海鮮刺身, 然後在餐廳榻榻米卡座坐下, 看著自己所點的海鮮從魚缸擒起, 以至處理整個過程都在視線範圍之內, 別有一番體驗, 價錢比大浦港較便宜, 環境則各有不同風味。由於中午已吃過海鮮刺身, 不想再重覆了, 還是找別的吧。

慢慢的沿大街走回 Motel 附近的一間韓式餐廳用晚飯。其實日間已經路過這餐廳多次, 發覺價格平宜, 尤其是掛在門前那巨型的W6,000韓元魷魚筒飯彩色廣告, 更是沒法抗拒, 心裡已多次盤算安排那一晚回來品嚐!

這是一間典型的家庭式餐廳, 外型是韓式設計的大屋, 門前掛上兩個柔和白色的燈, 輕輕的照亮入口, 牆身下半部用紅磚砌成, 上半部則是透明玻璃; 在晚間, 渺渺泛黃燈光從玻璃滲出, 給人舒適的感覺。

餐廳面積頗大, 深淺棕色交錯楓木地板, 有十四個淺黃榻榻米卡座, 垂直分三行的擺放; 中間的一行放了四個, 左右二行則各放了五個。

在玄關處脫了鞋子, 席地坐在左邊一行最後的一個卡座, 接著便點菜。其實我們在韓國的韓式餐廳一般都會吃同一款食物; 例如點了牛排, 便會來兩客牛排, 又例如點了黃花魚, 便會來兩客黃花魚。但是今晚, 我們突然想叫兩份款式不同的食物共享, 沒了解韓國餐多是以同一款式二人份量來做的, 但因為溝通不上, 店員有點為難的樣子, 但也按我們的意思, 給我們做了一份招牌魷魚筒飯 (W6,000韓元)和一份冷麵 (W8,000韓元)。

魷魚筒飯的美味至今依然回味, 製作殊不簡單; 首將美味碎肉飯填滿魷魚筒, 然後燒香魷魚筒四周, 燒熟魷魚筒後將魷魚筒切件, 每件厚度約五亳米, 再將兩面的飯煎香。食時配以微辣肉醬或醬油, 滋味無窮。但冷麵則較為簡單, 沒有什麼特別。

吃飯時, 他們一家人都在最前的一個卡座閒談, 給了我們離家的人分外溫馨的感覺, 就像在家吃飯那溫暖的感覺。這是一個幸福的家庭, 年長的男女應該是家中的父親和母親, 母親負責入廚, 父親負責招待客人, 依偎在母親懷裡的男童應該是他們的孩子, 年齡約八嵗。這時, 一位手攜紙購物袋女孩進入餐廳, 應該是家中長女, 年齡約十嵗。整個家庭立即熱鬧起來, 母親從購物袋取出一件黑色的長袖褸, 幫男童穿上, 看來應該是學校的校服, 所有人都看著男童的褸討論起來, 狀甚歡欣。這時母親拉拉男童的褸袖, 褸袖邊剛剛觸及男童的手腕, 母親不斷點頭, 微笑著, 十分滿意這長度。

看到這情景, 不期然想起我小時冬天那「大地牌」校褸, 長長的褸袖, 永遠將我小小的手遮蓋著, 有點像企鵝似的…….。回想到這裡, 我的心裡暗地裡笑了。但當時媽媽真的不滿意那超長的褸袖……。可惜媽媽已經離開我十多年了, 她慈祥的臉孔, 又浮現在腦海中; 回想到這裡, 我的心沈寂了。

吃過晚飯後便散步回 Motel, 大約晚上八時三十分回到了旅館大門。又看見到那光亮的燈塔在旅館旁山崗上的不遠處, 忍不住又拿起相機, 把這美麗景色帶回家中, 永遠擁有。

2 Responses

  1. 黃海 says:

    今次我是主要看雪嶽山的描述的, 想請問1, 山上很冷嗎?氣溫幾度? 2, 八百六十公尺高的權金城, 就在最高峰處? 雪嶽山還有再高的嗎?小弟想爬山~ 3, 山中有見住宿的嗎?或為國民/健行者設立的營地宿舍嗎? 4, 入埸票是W2,500倒是很便宜哩, 裡面的景點還要分別付費嗎?
    先生你倒可出一本小書, 讓讀者在路途細嚐。我在看過雪嶽山之後, 要再抽空才可看其他的文章了。謝謝您帶給我對於陌生的名勝中, 有了扎實的掌握了。
    P.S.我想知道先生為何一直都用韓國, 而不以南韓來稱之?我自己也是, 卻不明所以。北韓也是以朝鮮來稱, 不知是否跟讀書時有關? 另外, 現在港台都採內地用詞, 說景點而捨名勝。這本不是有規範的, 為何名勝二字就慢慢退出…私下覺得說景點, 其功能性強一點, 適合港人要快要準的特性。但為何詞藻那麼豐富的台灣人, 在寫遊記時都少出現「名勝」。
    如從「名勝」這個氛圍, 內地不勝枚舉。可是「名勝」成為景點後, 就出現外面種種守門人, 有這樣那樣的奇怪, 廿多年來更不勝枚舉…叫人卻步。

    • alex says:

      Hi,

      一月和二月是雪嶽山最冷的月份, 平均氣溫約攝氏-5度。如果不是吹起大風, 應該可以應付的。

      八百六十公尺高的權金城不是最高峰, 雪嶽山主峰是海拔高達一千七百零八米的大青峰。雪嶽山有多條登山路線, 最容易的一條路線是乘纜車到海拔八百公尺的眺望台, 然後攀登上海拔八百六十公尺的古城遺址權金城。當然, 也可以選擇不搭乘纜車, 直接從山下的公園沿山路爬上權金城, 估計約兩小時。

      如果想爬山, 可參考以下網站的登山路線:

      http://big5chinese.visitkorea.or.kr/cht/SI/SI_CH_2_2_9_1.jsp

      以我所知, 山中沒有住宿的。

      除了纜車外, 遊覽裡面的景點是不用收費的。

      我也不知道為何一直都用韓國, 而不以南韓來稱之, 可能不想標籤為分裂國家吧! 就好像以前的西德, 大部份人都一直稱呼為德國。

      「名勝」、「風景名勝」、「勝蹟」、「古蹟」和「景點」, 我只是覺得景點含意比較廣吧, 寫文章時比較方便使用。當然, 如果是書名, 就多數使用什麼「名勝」或「古蹟」。剛望望書架, 有一本是「中國名勝古蹟」, 另一本是「世界天然奇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