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天: 束草 、江陵

1.22.2009 (星期四)

束草是東海岸風光旖旎的海濱城市, 在束草市的東北方凸出一個三面環海的小半島, 有點兒像胖的岬角, 半島的地形像一個圓角三角形; 在圓角的位置有一個圓形小山丘, 山丘頂兀立了一座白色燈塔; 一條小路像絲帶般環繞山丘的山腳, 小路三面沿海, 我們住宿的旅館就是坐落在山丘腳旁背海的那邊。

那站立在山丘頂的白色燈塔, 差不多在束草市那一處地方都可看到, 既迷人, 又浪漫, 卻教人那麼的肅嚴起敬。從第一天到束草開始, 已經開始戀上她的嬌媚。這次我不會錯過近在咫尺的風景, 今天早上就要輕撫妳的臉頰。

為節省時間, 在房間吃些早點便出發。

束草燈塔就在旅館旁的小山丘上, 是那麼的近, 每次在旅館門口都不禁舉頭和她打個招呼, 伸手觸摸一下才回旅館。

從旅館門前左側有一條蜿蜒山道登上燈塔, 山道開始的一段頗為陡斜, 彎彎的像英文的”S”字, 兩旁是典型的韓屋, 和首爾北村的韓屋差不多, 都是給人獨特、古典、和諧和幽雅的感覺。走完”S”字最後一段十分傾斜的山道便來到山腰, 迎面是一條約四十五度向上的石階, 石階前豎有一個白色石柱, 上面刻有好像是「束亭澄臺」四個大字, 古樸中帶點滄桑的痕跡。石階兩旁種植修長的竹樹, 樹影婆婆, 蒼樸感覺油然而生。

走上石階路, 一條沿山的平坦路橫在眼前, 樹木夾道, 右依高高石牆, 左臨東明港, 藍色和棕色交錯的屋頂就在腳下。沿山路走數十步, 盡頭是一條向上彎曲的鋼板路; 往上走, 轉個彎, 只覺眼前一陣強烈的陽光, 不禁一晃,景物變得一陣模糊; 合上眼, 慢慢張開眼, 白色的燈塔恍然巍然屹立在眼前不遠之處, 已經到達山頂。

這時太陽已慢慢地從海上升起, 剛好躲在燈塔底層的後面, 把整個燈塔加上金光閃亮的輪廓, 令潔白的顏色更加明亮, 更加潔白, 像剛出浴後的少女的肌膚那麼嬌嫩, 令人想張開雙臂擁抱她。

朝燈塔方向走十數步, 有雪嶽山春夏秋冬四季不同景色的四個大型風景畫, 放在小路右邊的公園; 人站在其中, 真的恍如置身其中, 如幻如真。我倆站在畫前, 配合春、夏、秋、冬四季不同景色, 擺出不同思緒的情感, 拍下了效果不錯的照片。我太太還即興替自己這四季照片提上以下詩句:

春的溫馨
夏的閒敞
秋的消逝
冬的沈思

在風景畫旁向前走上木階級, 便是燈塔的底部, 風景豁然開朗, 三面無盡的大海, 浩浩湯湯,橫無際涯, 上下天光,一碧萬頃。實在太美、太壯觀了, 我該用什麼詞句來形容呢? 恐怕絕非我的拙筆所能描述。憑欄而望, 腳下波濤微微拍岸, 海面波紋柔和, 由近岸深深藍藍的海面, 在遠處漸漸的淡化、漸漸的淡化, 在遠遠無盡的天際化成像一團淺藍色輕煙似的, 很難分出天和海的界線。這如夢如幻的景色, 早就在我心底裏出現過無數遍了。

sokcho-light-house-banner

圖片: 束草燈塔上觀望橫無際涯的東海

浩湯大海, 理應激發豪情壯志, 但我卻打從心底喚起陳子昂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為何一般人總是喜愛聽奸佞小人的讒言, 使他們可以肆意誣蔑陷害盡心盡力的同事, 填寫虛假年終表現報告, 甚至在他們頭上澆糞。試問世間有幾許「親賢臣, 遠小人」的明君? 再者, 現今社會已經沒有「道人是非者本是是非人」這道理了; 你不道人是非, 皆因沒有足夠理據吧!

古往今來, 不知多少宇宙過客, 就像我們一樣, 站在這裡遠眺, 不過都逃不了萬物交替, 煙消湮滅的命運。就在沉思之際, 突然傳來熟悉的音樂, 是 ABBA 的名曲 Dancing Queen。可能是燈塔的管理局恐怕遊客過於沈醉這美麗景色, 忘記離去, 便定時播出輕鬆音樂。既然只有我們二人, 沒有其他遊客, 索性忘情地隨歌起舞。

在燈塔底部繞了一圈, 整個冬明港、冬明港大橋及週遭海港的景色都包圍著我, 頓時覺得自己走進圖畫之中, 心曠神怡, 渾世忘俗。難得天朗氣清, 更有暖暖的陽光相伴, 且沒有大風, 可儘情的擺擺姿勢, 多拍些照片, 反正這裡只有我倆, 愛怎麼拍都可以。

在燈塔台遊覽了不差不多一個半小時, 盡情飽覽束草的美麗景色, 真想時間可以在這裡永遠停留, 可以遠離世俗所有糾紛, 世界變得安詳和美好。 世外桃源, 其實就在我們心中。心想人為什麼永遠不能成仙, 可能皆因世俗太多誘惑吧!

從燈塔旁另一邊的石階小路拾級下山, 面向海景走下, 海濤泊岸, 景緻十分怡人。「嘭…沙……., 嘭…沙……., 嘭…沙…….」, 是那麼清澈的海浪演奏, 是大自然中最燎亮的交響樂團, 每個音符都聽得清清楚楚, 伴隨我們下山。

下了山, 沿著海岸走, 沿途澎湃的海浪令心情特別亢奮。到了靈琴亭日出亭, 在亭子吸一口清新的空氣, 恁海風的吹拂, 閉眼聽聽海浪聲音的此起彼落。瞧!眼前是無盡的藍色大海呀! 湧動的波濤呀! 少年時曾經一起並肩看海的朋友們呀! 你們在那裡呀? 可否還會偶爾想起我呢?

接著往海鮮街聊聊, 發覺這裡的海鮮價錢並不太貴。過了海鮮街便到達冬明港堤壩, 朝堤壩方向走, 在岸邊看浪, 又是另一番景緻。再往前走到冬明港活魚流通中心, 這裡停泊了一些漁船, 漁民就在岸邊擺賣, 有的在曬墨魚, 有的在岸邊休息, 一點也不像平日香港的街市那麼繁忙緊張。在岸邊還可以見到許多海鷗飛來飛去, 不知牠們是在遊玩還是覓食呢 ? 不管是如何也好, 只覺得他們都很悠閒。

遊畢, 返回旅館收拾行李, 於早上十一時五十分離開旅館, 前往江原道之旅下一個目的江陵。

沿東明港旁走往束草巴士終點站, 按計劃是抵達江陵才用午飯, 但是走到離旅館不遠的一個十字路口, 心裡有捨不得離開的思緒, 愣站了一會, 回頭望望四周, 突然想起昨天早上在這裡的附近經過一家食店, 倒想在離開束草之前去嚐嚐, 便在十字路口轉右走往那餐館。

這間食店門前貼有一幅魚定食的圖片, 十分吸引, 決定品嚐一下。坐下來正想點菜之際, 老闆和老闆娘雙雙趕著要送外賣到隔鄰的店子, 示意我們等一等。

等了不到十分鐘, 他們都回來了。老闆走過來等候我們點菜, 我便指著門前那魚定食的圖片, 並表示要兩份。老闆想了一會, 面貌顯得有些為難, 接著將雙手交叉的放在胸前。經一輪手勢推測揣摩, 原來雙手交叉即是沒有供應的意思。在言語不通的情下況下, 只好在店內看看其他掛在牆上的圖片選擇別的食物。其實那些已經朦糊的圖片根本看不出是牛肉還是豬肉, 本著無妨一試, 便隨便點一款吧。

坐在榻榻米卡座上等了一會, 老闆娘送來一大盤豕肉(豬肉), 原來我們點了豕肉燒烤定食。豕肉份量很多, 肉質鮮嫩, 肥瘦均勻, 並不肥膩, 配上十款前菜, 看來又是挑戰胃口的大餐。豕肉是專人(老闆娘)在桌上幫我們燒烤, 不一會便一陣陣肉香撲鼻, 沒想到是一頓比想像中更美味可口的一個午餐, 真是意外收穫了。價錢合理, 兩客只需W16,000韓元。

當我們差不多吃飽之際, 有兩位人客進來用餐, 並坐在我們隔座的榻榻米卡座。等了一會, 老闆娘將兩份青魚定食端在他們的卡座上, 我立即好奇地用手勢問老闆娘之前為什麼說沒有魚供應, 她表示門前那圖片上的黃花魚是沒有供應, 但他們是有其他的魚(青魚)供應, 只是我們聽不懂吧! 大家了解後都棒腹哈哈大笑……….。

其實我們比較喜歡吃魚, 不管是什麼魚也好。

閒談之間, 原來那兩位食客是的士司機, 懂少許英文。當他們得悉我們正前往江陵, 便問我們會否考慮乘的士前往, 我們便表示我們是經濟旅行, 沒法負擔的士費用, 他們都不禁咧嘴大笑起來。

吃過了午飯, 走回十字路口, 轉右繼續沿東明港旁走往束草巴士終點站。

下午二時二十分抵束草巴士終點站, 進入車站大堂買票往江陵, 售票員十分焦急的叫我們快點上車。我們馬上走出車站, 剛好趕及上車, 否則要等一小時才有下一班車了。

匆匆上了車, 坐在左邊靠窗的座位, 巴士隨即開動。巴士沿海岸蜿蜒高速公路走, 沿途片片沙灘, 一望無際藍色大海, 跨過小鎮, 偶爾看到幾座白色燈塔點綴在海岸線, 想不到這段路線是那麼美麗動人。

還在沉思之際, 巴士已經駛進一個很大的巴士站, 原來已到了江陵巴士綜合大樓, 這時只是下午三時三十分, 原來束草至江陵只需一小時十分而已。

在江陵巴士綜合大樓出口平台處找到旅客諮詢中心, 拿了些旅遊資料, 問了好些問題, 那服務員都很清楚地用流行英語一一解答。從他的正統英語口音, 應該是在外國留學讀書, 在本土讀書是沒法學到那地道的英文。在離開前, 我還提出與他一起拍照, 他也沒有拒絕。

走出諮詢中心, 從平台拾級走下大街道, 轉右向下走了約五分鐘, 已看到許多 Motel 平排在不遠的斜坡上, 約有六座 Motel。韓國的 Motel 很容易辨別, 都是歐陸設計, 有點像堡壘, 一般都是五或六層高, 十分幽雅。

橫過寬闊的馬路, 經過幾間餐館, 轉右走上斜坡, 再走十數步便抵一條細小的橫街, 很多 Motel 都集中在這裡。

問了好幾間旅館, 發覺價錢都差不多, 便決定入住街口一間外表不錯的 Bally Motel。 旅館是四層高的建築物, 頗有歐式溫馨的風格, 外牆新淨, 相信營業了不太久吧, 房租是每晚W40,000韓元。房間內設備完善, 有電腦, 電視機, 飲水機, 大浴室, 大床等。

放下行李, 應該還有些時間可以在天黑前往烏竹軒遊覽。問了旅館服務台的服務員, 他說烏竹軒是沒有開放時間限制的, 便放心前往。

烏竹軒因屋邊遍佈深色的竹子而得名,這裏完整地重現了朝鮮時代(1392-1910)人們的生活面貌,是重要的建築資料,也是韓國現存古屋中年代最久遠的建築。 韓國的一代偉人栗谷李珥(1536-1584)就出生在烏竹軒的夢龍室裏。

走出旅館, 天色開始昏暗, 便決定乘的士前往, 只十五分鐘便到達目的地, 剛剛是下午五時正, 車資是W3,000韓元。

下了車, 發覺門前有一售票亭, 心裡已經暗叫不妙。匆匆往購票處查看, 得悉烏竹軒在下午五時三十分便關門, 所以已經停止售票。心想有點可惜, 不知如何是好之際, 幸好有一位操流利普通話的女職員走過來, 見我們一臉茫然, 便特別准許我們。進內遊覽拍照, 但一定要在關門前離開。

我倆便遵從她的「極速遊覽指示」, 充份利用這三十分鐘時間免費遊園, 四處拍照, 可有刺激的感覺。

遊覽完畢, 找不著回江陵市區的巴士站, 唯有在烏竹軒出口不遠處的高速公路旁等路過的的士。這時四周已經漆黑一片, 陣陣冷風迎面吹來, 還下著毛毛的雨絲, 十分徬徨。

高速公路的交通十分廖落, 等了十分鐘都沒有一部的士經過, 真害怕會被困在這裡。就在憂慮中, 一部的士在遠遠出現, 我們連忙不斷揮手。

上了的士, 還可爭取一些時間遊覽, 便決定往中央市場。

的士行駛了不到十五分鐘便抵達了中央市場。這裡面積很大, 衣食住行物品, 一應俱全, 平民時裝店及高級名店, 可以在這裡一網打盡。

在中央市場巡禮了一個小時, 晚上天氣轉得十分寒冷, 沒法繼續停留在戶外, 便開始尋找飯館用晚飯。

中央市場內有一些簡陋的餐館, 但面積十分狹窄, 很難想像我們穿得那麼擁腫如何坐在店內用餐, 便決定轉往市場外的街道尋找一些比較高檔的餐館。在某一大街發現了一間在二樓的連鎖食店, 食店的招牌很可愛, 是一個笑盈盈的小孩。食店在地下的入口處掛起了一個巨大豕肉定食彩色廣告, 食物十分精彩豐富, 有豕肉、紫米石頭飯、湯鋦、蒸旦鋦等等…。 廣告上清楚列明「原價是W9,000韓元, 現特價W8,000韓元」。

走上二樓, 裝修十分幽雅, 食客主要是年輕人, 看來我們將他們客戶的平均年齡提高不少。我們選擇了一個寧靜角落的座位, 點了兩客特價的豕肉定食, 並確認是否特價W8,000韓元? 但服務員卻示意是W9,000韓元。 經服務員一番解釋後, 原來下午五時三十分鐘前才是特價W8,000韓元。沒所謂啦! 相差只不過是W1,000韓元。

吃完了滿意的晚飯, 身體暖暖的。看看地圖, 發覺沿大街道便可走回旅館, 路程十分簡單, 估計應該大約走四十五分鐘, 便決定按地圖散步回旅館。

從 飯館出口的大街往北走, 走了約十分鐘, 在一熱鬧的大街道轉左, 按地圖指示, 沿西一直走便是。但繼續走了十分鐘, 街道開始漆黑, 前面的路沒有那麼寬闊了。心想不妙, 可能是有點心急, 剛才沒有走上正確大街便左轉, 幸好朝這方向走肯定是對的, 便決定繼續朝西走。

天氣十分寒冷, 路越走越窄, 沿途開始沒有街燈了。抬頭望望, 天空完全被黑夜吞噬, 只有一絲絲微弱的光線偶爾從兩旁廖落的房屋的門縫漏出。這時感覺到什麼是寸步難行, 加上車輛間歇的從身旁擦過, 令生命的保障有點擔心。這時什麼都不想了, 只有硬著頭皮, 在漆黑的小巷穿梭。

望望手錶, 原來已經走了約五十分鐘, 按理旅館應該在附近, 為何前面仍然是那麼廖落。越行越覺得有點不對勁, 縱使我對方向辨認有天賦的優勢, 但在嚴寒和黑暗的折磨下, 信心也開始動搖。就在這時, 前面左方有一間在門前掛上「迎春樓」中文招牌的店舖, 燈光在店舖的窗戶滲出。雖然店舖的名稱有點特別, 但看看簡單的門面裝修, 已經肯定不是令人聯想的那些地方。我們立即推門入內, 原來是一間民住餐館, 心想這店子掛上中文招牌, 相信可以用普通話溝通問路吧!

迎接我們是一個約六十歲的中 年男子, 相信是這裡的老闆。我們急急拿起地圖和旅館的名片, 一邊用手指點向要去的地方, 並嘗試用普通話和他溝通。他沒有說話, 但表示明白我們的意思, 便拿著旅館的名片, 立即打電話給旅館。他和旅館的服務員說了大約五分鐘, 從他的說話表情, 應該是確定旅館位置和距離, 我聽到多次「Taxi」的發音, 相信是旅館的服務台叫我們乘「Taxi」回去!

他放下電話, 可能是替我們擔心, 用韓語及手勢勸導我們乘「Taxi」回去。接著他走出門外, 好像是要幫我們叫「Taxi」, 但街上漆黑一片, 間中只有一些車輛隱約的駛過, 那裡會有「Taxi」經過。

其實我幾乎肯定現在的位置是很接近旅館的, 應該只差一兩條街而已, 所以堅決向他示意要步行回旅館。他看來也沒有我們法子, 便用一些簡單英語單字, 加上手勢指示我們往前面右邊的岔路走。原來他是不懂華語的, 只不過韓國人和我們的文化十分接近, 表情和手勢的溝通尚可明白, 加上他店舖的中文招牌和店舖內的中文字畫, 和不知何來的親切感覺, 相信他極有可能是中國人。

按老闆指示的方向 走入右邊的小路, 在黑暗中感覺路面有點凹凸不平, 一直走了十多分鐘, 四周仍然是漆黑一片, 心裡又開始懷疑方向是否正確。就在這時, 一部電單車從後面駛來, 突然停在我們前面。心裡不禁一寒, 莫非打劫! 這時, 電單車的駕駛員回頭向我們點頭, 並用手勢示意向前走。原來是剛才那位熱心的老闆擔心我們在黑夜中走錯路, 便冒著寒夜駕車趕來看看。沿途他一邊駕著車引路, 一邊停下來等我們。就這樣繼續走了十五分鐘, 不久, 走下一個斜坡, 拐過彎, 街道開始明亮起來, 接著, Bally Motel 的閃爍霓紅招牌漸漸的出現在我們前面的左邊路口。

與老闆揮手道別後, 心裡真是非常感激他的幫忙。其實, 人生難免遇到一些困境, 身邊若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問題則比較容易解決了, 若是輕易放棄, 就經歷不到成功的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