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天: 江陵、正東津及湫岩

1.23.2009 (星期五)

昨晚睡得不錯, 不用等鬧鐘的報時, 七時十五分已經起床。吃了昨晚在中央市場買的麵包, 八時三十分離開旅館, 走往江陵巴士綜合大樓旁的巴士站乘 109 號巴士往「正東津火車站」。

車行駛了約四十分鐘, 碧海藍天不時在左邊閃出, 有時看見一段海景, 有時這海景卻被山丘遮蓋, , 心情開始興奮起來。不久, 巴士穿過一條短短的隧道, 約十分鐘後便停在一個巴士站。巴士站左旁是一條小河, 前面遠處是美麗的海灘和無際的海洋。我已經給這裡四周迷人的風景吸引著, 不禁轉頭四望。這時突然聽到巴士車長喊出「Jeong-dong-jin」, 原來已經到了「正東津」了, 便匆匆下車。

只一隻腳踏出車門, 強勁的北風已經急不及待地一陣接著一陣的迎面刮過來, 頓時感覺寒風刺骨, 連頭上套得緊緊的新帽子也給強行吹掉, 隨風的方向往天上飛去。我驚訝的張大了嘴, 目光跟隨著帽子的在天空飄動。 帽子掉落在不遠的馬路上, 然後順風的在路上飛滾著, 翻滾著。我立即作出反射的動作, 只管以 Michael Jordan 的速度飛奔狂追, 根本來不及考慮現場環境, 幸好當時馬路上沒有車輛, 不然的話, 後果難以想像。

在離下車二十多碼外的地上撿起了沾滿了泥土的帽子, 回頭傻笑一下, 不斷拍拍帽子上的塵垢, 用手向上梳理一下被風吹得亂飛像瘋癲一樣的頭髮。穿回帽子, 走回巴士站, 觀察四周的環境, 順便安排行程。

巴士站前面沿途都是烤貝殼的餐廳, 心裡已安排在這裡午餐。巴士站後面是公園和海灘, 我們決定先朝海灘公園方向遊覽。

沿巴士站後面的小河往公園方向走, 不久走上一白色鐵橋 。鐵橋十分美麗浪漫, 橫躺河的兩岸, 白色的橋身, 兩邊中間點綴著二條紅色向上彎曲的鐵柱。過了橋後, 到了河的對岸, 巨型的沙漏時鐘就在眼前, 我知道這是沙漏公園了, 是正東津的代表景點之一 。

按資料, 沙漏時鐘直徑長8.06公尺、寬3.20公尺、重四十噸,時鐘內的細沙重達八噸, 是世界最大的沙漏時鐘。沙漏內的細沙需時一年完全漏完,每年一月一日零時舉行沙漏迴轉儀式,將沙漏上下顛倒, 重新開始新一年的計時。

在沙漏公園四處逛逛, 公園是和沙灘連在一起, 這麼近海的公園, 在其他地方是很少見的。站在公園和沙灘的連接處遠眺, 淺藍的天空, 天青如洗, 萬里無雲, 無邊無際海水卻是深藍色的, 所以在天邊的盡處很明顯分劃出天空和海面。

只見近岸處波濤洶湧, 有如萬馬奔騰, 捲起重重白浪, 風中不斷傳來海濤奔湧的洪亮聲音。波浪翻湧,把礁石淹沒又剝出。唉! 往事如滾滾浪花,淘盡英雄無數,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在這寒冷且強風凜洌的日子, 在海灘看風景不能太久, 冷風像刀割般迎面撲來, 令人難以支持, 只有轉身背向大海。此際忽然看見兩艘白色的大船停泊在不遠的山頂上, 大的一艘是遊船, 小的一艘是帆船, 煞是有趣, 便決定走去看看。

循原路走回巴士站, 沿剛才追逐帽子的馬路走, 沿途盡是餐廳, 心想如果夏天到來, 這裡必定擠滿遊客。但是今天, 連一個行人也沒有。到了山腳, 要走上一條四十五度傾斜的 S 型馬路。寒風愈吹愈勁, 好像不喜歡我這個到訪的遠來之客, 硬擋著我前進。

上山起初一段道路的左邊鋪設了行人道, 行人道旁是高高的山坡, 給人舒適一點的感覺。但是, 寒風從山上正面陣陣吹來, 令走路更難。即使是風和日麗的日子, 這段路足以令遊人氣喘如牛, 口吐白沫。零度氣溫的烈風再加上逆風的環境底下的滋味可想而知。為什麼剛好碰到烈風的日子到來? 也好, 整個正東津都是我們的!

到了半山, 有一個巨型的船舵輪企在路中, 像是替我們招手打氣。心情稍稍一震, 在舵輪旁拐左繼續走上山, 這時我倆已經給寒風折磨得不似人型, 在寸步難移的情況下, 幾乎有退縮的念頭。但舉頭一望, 潔白雄偉的遊船就壓在頭頂, 美麗得難以抗拒, 感覺十分其妙, 好像在海底遊覽。

上山最後一段的馬路兩旁都是約六層樓高的山坡, 類似一條 S 型的長長凹管, 馬路就在凹的部位, 很明顯馬路是將山頂的泥土挖空而成。走在這兩旁都是山坡的馬路, 由於流體動力學的原理, 風力會更加增強的。

風真太大太冷, 寒氣刺骨, 我們只有用頸巾將臉兒緊緊包裹著, 只露出小許眼睛走路。彎著腰, 走上了三步,倒退了兩步,逆水行舟, 於是我便往前斜著身子行, 一步一步的和風拚命, 縱使疲乏已極也堅持上到山上。

山上的一段路是平坦的, 陽光照著山頂, 巨大遊船就垂直的擺在馬路旁, 船高約十二層樓高, 寬度約三十多碼, 長度和正規的足球場差不多。船的尾部凸出馬路, 走過船的尾部時抬頭一望, 只見白色彎曲的船底將整個天空蓋住。面對如此美景, 心情又開始興奮起來, 剛才的折磨倒是值得。

大遊船其實是 Sun Cruise 酒店, 以豪華遊輪精心設計, 擁有二百七十多間客房、及各種各樣的附帶設施, 可以買票進去參觀。大遊船隔鄰的帆船是留聲機博物館, 從這裡可以飽覽東部海岸的壯觀景色。

旅行前沒有太多正東津的旅遊資料, 計劃只是往沙漏公園和正東津火車站遊覽, 並不知道這兩艘白色大船原來就在這裡。由於今天計劃要走兩個景點, 於下午乘十二時四十分的火車往東海。時間所限, 我們沒有進內觀賞, 唯有匆匆在園外拍照留念, 把那兩艘大船和附近的景色都拍下來。心想如果經濟許可, 下次來正東津可以在大遊船上住上幾天, 是多麼的悠閒啊。

從沙灘走到山頂, 沿途一個遊人也沒遇上, 這裡當然渺無人跡。正擔心又要飽受寒風之苦走下山之際, 剛好有一部的士駛來, 在酒店門前落了客。真是感恩呵! 沒經過折磨, 怎知什麼是幸福。

匆匆走前上了的士, 只三分鐘, 便抵達海灘旁的餐廳區, 車資是W2,500韓元。找了一間靠近海灘的餐廳, 餐廳沒有其他食客, 我倆選擇了臨大窗的餐桌坐下, 可以看到沙灘和大海。

點了一份烤貝殼, 價錢是W32,000韓元, 包括: 帶子、螺子、扇貝、和幾種貝類等等…… 約有三十五只! 都是在桌上即燒即吃的, 這樣的桌上烤貝殼餐, 是我們的第一次, 旅行最開心的莫過於有新的體驗。所有貝殼都是大大個的, 沖洗得十分乾淨, 一粒沙都沒有, 而且非常鮮甜, 連同燒貝殼上留下小許海水一同吃, 簡直如同在吃海鮮湯。

有些貝殼經火一燒之後, 長長的吸管立即伸出, 微微彎曲向上, 水輕輕的從吸管吐出, 起初不以為然。她坐在我的對面, 低頭吃得十分高興, 但我突然看見一條熱騰騰的水柱, 急速從烤爐上某一貝殼向上發射, 在她面部的高度爆發散開, 有如煙花一樣。在這刻我目瞪口呆, 「哎呀」的叫了出來。幸好聽到她說「什麼事」, 並不是慘叫聲。我將過程告訴了她, 連忙將所有貝殼吸管轉向兩邊, 並不時留意吸管的情況。當發現吸管發射水花, 我們都不禁哈哈大笑!

即使他們稱這份量是「細」 的, 卻令我倆飽腹不已, 而且這份量已是我過去十年所吃貝類食物的總和了。為了可慢慢的坐下來細仔咀嚼, 一面欣賞海景, 一面品嚐如此鮮美的食物, 若要趕及十二時四十分班次的火車, 則只有一小時的時間吃午餐, 這未免太急了。 難得有如此優美的地方, 真不想匆匆而過, 於是我們決定改乘下一班二時二十一分開往東海(Donghae)的火車, 這樣便可以很悠閒地享用這麼特別的午餐。

嚐過烤貝殼餐後, 大約下午一時十分, 還有些時間可以到沙灘巡巡, 可能是吃飽了, 身體也和暖些。沿海灘朝火車站方向走, 眼觀海浪洶湧, 不時翻起巨浪, 可能人們害怕與寒風對抗, 所以這裡人跡稀少, 只有三兩位勇士在岸邊觀浪。到底他們是懷念著愛人, 或是在回味一些點點滴滴呢?

走在軟綿綿的沙灘, 一望無際的東海, 藍天碧海, 波濤拍岸, 人間竟有如此美麗的地方。在忘記時間流逝之際, 正東津火車站就出現在沙灘旁。

正東津站因為它的緯度正好與首爾景福宮相同,由於景福宮在西,因此此處便是「正東」, 又因此處緊臨海濱,海又稱為「津」,所以合起來就是「正東津」。這個站是目前韓國離海最近的火車站,月台離沙灘不過三公尺, 是金氏世界紀錄裡認證全世界離海岸線最近的火車站。

正東津火車站十分簡樸, 有點像兒時鄉村的小學。磚頭砌成的長方單層石屋, 牆身鬆上了白色油漆, 磚頭紋路隱約可見, 蓋上橙色瓦磚的斜型屋頂, 屋頂上有一短短的煙囪, 準是留給聖誕老人用的。

進入車站, 候車大堂很細小, 面積約一百二十平方呎, 旅客都瑟縮在車站內, 明顯給寒風征服了。買了車票, 雖然月台外面仍然刮著大風, 也要硬著頭皮走出去觀賞和拍照。正東津火車站與沙灘相連,車軌是沿海修建, 形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月台豎立的石碑和雕像, 加添這裡的浪漫氣紛。

火車準時於二時三十五分駛進月台, 上了火車, 選擇了左邊靠窗的座位。列車沿著東海岸前進,碧海藍天就在窗外, 有時感覺火車就好像在海中行駛的。我仍在做夢嗎? 我彷彿記得曾經多次掉入相同的夢境, 莫非人生真的暝暝中早有安排?

窗外風景變化萬千, 稍縱即逝, 有時是無際的大海, 有時是金黃色的沙灘, 有時是波濤拍岸的奇崖怪石, 有時卻是寧靜的海濱小鎮, 讓人應接不暇。搖搖晃晃, 火車在下午二時四十七分到達東海火車站。

走出火車站, 由於為了享受豐富的烤貝殼午餐, 將原先計劃的行程推遲了, 所以決定乘的士往湫岩(Chu Am)。在火車出口處上了的士, 沿途街道的車輛很少, 十分暢通, 約二十分鐘便到達, 車資是W5,000韓元。

甫踏出車門, 發覺寒風更加厲害, 比在正東津的時候更加猛烈, 聲聲尖嘯,驚心動魄。急忙準備戴上帽子, 但是發覺帽子不見了! 心想應該是遺留了在火車上吧。在這寒冷和疾風之下, 在我最需要用的時候失去了帽子, 是我特意為這次旅程新買的, 竟然只用了幾天便失去了。以往我三十年的遊歷從未遺失過物件的, 這次是我的第一次。

可是這裡沒有買帽子的地方, 無法可施, 只好迎著冰冷罡風沿海岸走。罡風愈吹愈猛, 身體有點搖擺的感覺, 有些雜物在地上來回蕩動, 有時突然被狂風捲起離地, 突然急速突飛走。不遠處的小山丘的樹木猛烈搖擺動, 有如萬馬奔騰。

在下車不遠處的海灘旁有《冬季戀歌》的劇照介紹, 再沿海灘旁走不遠, 便是俊相和友珍劇中所住的民宿, 而民宿對開的沙灘便是俊相第一次恢復記憶, 也是他將所有記憶, 照相機和項鍊拋下海的地方。參觀拍攝場地的民宿, 我倆打算模仿男女主角般並坐在民宿的門檻, 可能是羽絨太擁腫, 總是沒法子一起擠進, 隨之而來的結果是棒腹大笑, 暫時忘記寒冬的天氣。

民宿旁的海邊開設了一間露天茶座, 在天朗氣清的日子在這裡和心愛的人悠閒地看海, 呷一杯清涼的果汁, 靜聽沙沙的浪潮, 生活的煩惱, 都隨微風悄悄遠去, 是多麼的幸福。

沙灘有種不言而喻的美麗, 黃沙堆積的天堂, 彎曲蜿蜒, 潮起潮落 。盡管是那麼的寒冬, 也禁不住走下沙灘, 整個沙灘只有我們, 在鬆軟而纏綿的沙上慢慢走, 細細欣賞湫岩獨特的景色。這裡是韓國觀光公社推薦的「韓國十大景點」之一, 大韓民國的國歌 – 愛國歌(애국가)第1段的歌曲:「至東海水盡、白頭山崩,神必保佑,我國萬歲。」便是以這裡為背景地。

海中的奇峰岩石, 以藍天大海為背景, 與燭台岩景點一起組成了令人嘆為觀止的美麗景觀, 是經過萬載千秋的海浪的琢磨,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成的自然傑作。沿沙灘走, 奇峰岩石在海中時而像是連接, 時而分開, 每一個角度都構成不同的美麗景緻。

我倆只是將目光放在海中的奇景, 突然發現前面有大群海鷗在沙灘近海的不遠處聚集, 部份海鷗選擇徜徉在海上, 隨波浪上下盪漾, 有些卻在海面上空自由自在的飛翔。藍天碧海、波濤浪舞、金黃沙灘、沙鷗翔集、吱吱鳥聲、海浪湧動的清晰節奏,是多麼一幅自然和諧的美景, 是天下間最扣人心弦的美景。

我倆慢慢地走近在沙灘聚集的海鷗, 海鷗並不介意我們的到來加入, 而且擺出不同的姿勢, 像模特兒般讓我拍照。我好像和海鷗特別有緣, 總是很容易遇上他們。想起前年在日本橫濱整齊的站立在欄柵上迎接我們的一群, 很多年前在加拿大 B.C. 省渡輪碼頭寂寞的一群, 還有在杜拜海岸頭上漫天飛翔的一群…..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難得逍遙自在, 還是忘卻以往的冤屈不平吧!

原本打算靜靜的和海鷗拍照完畢便離開, 沒有干擾的企圖。但是童真的心突然湧上, 慢慢的俯身向海鷗群走去, 而且並模仿她們「吱吱喳喳」的叫聲。這時海鷗開始有點兒害羞, 圓渾的眼睛左顧右盼, 有點不安地擺動身體, 最後突然「撲」的一聲, 全部飛上天空。只見眼前一亮, 驟然呈現出一幅滿天海鷗的美麗圖畫, 我捉緊這動人心弦的情景, 拍了好些照片。

gangwonto-banner

圖片: 漫天海鷗飛翔的湫岩

看著海鷗愈飛愈遠, 在廣闊的海面上自由自在的飛翔, 不停盤旋, 盡情展示著它們美妙優雅的舞姿。默默地望著海鷗們離去, 沙灘又回復了寂靜。

原本想多留一會, 但實在擋不住那寒風凜凜, 在此沒有戴上帽子, 頓時開始感到有點頭暈, 急急走離沙灘, 在岸邊的商店的一個彎角抖瑟避風, 真的怕會休克。稍歇一會, 仍然感覺十分寒冷, 此刻只想盡快離開, 但是在這偏僻冷清的地方, 那會有的士進來! 唯有在岸邊的商店找幫忙。岸邊只有廖廖幾間商店, 都關上了門, 最後只有一間便利店仍然營業, 匆忙開門進入, 請求店員幫我們打電話叫的士, 我的天啊! 總是溝通不上, 他完全不明白我們的意思。

沒有辦法 , 唯有在岸邊四處踫踫, 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正在萬分焦急, 不知怎麼是好之際, 突然隱隱聽到不遠處的彎角後面傳來「卜卜」的聲音, 好像是汽車輪胎在碎石路面行駛發出的聲音, 自遠而近,。不久, 一部藍白色的汽車車頭首先慢慢出現在眼前, 接著便看到車頂那組紅藍的閃燈, 原來是一部警車巡到。當初以為是的士, 失望表情難以掩飾, 但眨那間突然想到可以向警車求援, 唯一擔心是言語的隔閡。我們立即向警車揮手, 警車在我們身旁停下來, 座在車前的警員放下了玻璃窗, 我馬上問他可否幫我找的士。我顯得有點不安地等待他回答, 這刻好像過了很久的…. 「Yes」, 他是懂得英文的! 喜悅之情至今仍難忘懷。他馬上用車上的電話幫我們聯絡一番, 完畢後告訴我們的士會於三分鐘來接我們, 還有的士的車牌號碼。我們連忙道謝, 警車便掉頭走了。

我們立即退回商店間的小巷躲避寒風, 這三分鐘的時間真的過得很慢, 不久便看到一部的士緩緩的到來。

其實我們向警車求援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猶記得約二十多年前的星馬泰自助遊, 在大城 (Auttaya) 回曼谷的公路上, 發現一間情調一流的海鮮鄉村餐廳, 便下車前往晚飯。怎知晚飯後沒法乘車回曼谷, 原來公路在六時後會轉為高速公路, 所有車輛不可停下, 那次也是勞動警車幫忙截停高速行駛中的的士, 十分驚險。

按原定計劃, 我們應該順道遊覽北平5日市場和北平教堂。北平5日市場的意思就是每個月只開五天, 也是《冬季戀歌》俊相和友珍劇中差點兒失散的地方。離5日市場不遠處是莊嚴宏偉的北平教堂, 是《冬季戀歌》俊相和友珍劇中結婚的地方。可是身體已無法再支持下去, 只好通知的士司機直接回東海火車站。

的士不久經過一個非常熱鬧的市集, 心想這裡應該是北平5日市場了, 便勉強的將預先寫下北平5日市場的韓文的字條遞給司機看看, 司機點點頭示意:「是的」。其實當時心情十分矛盾和煩亂, 真的想司機將車停下來, 給我們數分鐘的時間在北平5日市場四處逛逛, 但又恐怕身體不適和溝通的問題, 唯有隨緣吧。但司機始終都沒有停車。心裡不斷的安慰自己: 「下次吧! 下次再來吧!」

的士很順利回到東海火車站。在火車站的休息室喝了幾杯熱水, 吃了隨身攜帶的朱古力, 讓身體增加熱能。然後閉上眼睛休息一會, 身體漸漸的又回復狀態。唉! 歲月不留人, 身體無復當年勇。正是「盛年不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金錢固然重要, 時間更加重要, 在年青時應該盡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正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乘四時四十七分班次的火車返回江陵, 再一次回到正東津火車站, 又可以再一次欣賞東海的壯麗景色了。已經把剛才身體的不適完全忘掉了!

火車於五時四十九分抵達江陵終點站。經過了下午的折磨和昨晚迷途的淒涼, 原本打算乘車回旅館, 免再受風霜和摸黑之苦。但時間尚早, 打開地圖看看, 只需沿大街往下走, 便可到達旅館 。難得來到江陵, 就順便參觀市區吧! 於是便決定步行回旅館。

走出火車站, 在一交叉路問了一位穿軍服的年青少年往旅館的方向, 他竟然可說流利的英文, 看來韓國年青一代已經開始著重英文。冬天的夜幕下垂得特別快, 走了大約十多分鐘, 整條大街已經漆黑一片了。冬天江陵的市區十分冷清, 沿途幾乎所有商店都關了門, 街道都是昏暗一片, 幸好大部份的行人道都頗為寬闊。寒風迎面而來, 幾經辛苦地瑟縮彎腰走了約五十多分鐘, 終於看見全江陵市晚間最明亮的巴士綜合大樓兀立在遠遠的前方, 心裡總算鬆了一口氣。

走到旅館附近的街道找餐館晚飯。這裡有幾間餐館, 正當我們在其中一間的門前徬徨之際, 隔鄰餐館的老闆娘在窗框看見我們, 便匆匆的推門出來, 走過來向我們打招呼, 指示我們前去她的餐廳。這時我們已經饑寒交逼, 那管什麼食物, 便跟她進入了餐廳。

餐廳沒有其他食客, 我倆急急坐下暖暖的榻榻米, 我索性睡在榻榻米上, 讓身體盡量取暖。可能老闆娘看見我們面色蒼白, 立即送來二杯熱茶。

休息一會, 便按掛在店舖的食物圖片, 點了一個牛肉火鍋。我們順便參觀餐廳的廚房, 廚房是開放式設計的, 可以親眼看著老闆娘如何以純熟的手勢烹飪我們的晚餐。

等了一會, 老闆娘將一個火鍋爐放在我們桌上, 然後將牛肉火鍋放在爐上繼續加熱, 頓時滿屋儘是陣陣肉香, 飄出的陣陣香味叫人口水直嚥, 不禁胃口大增。開始時覺得牛肉火鍋的湯底偏一點兒辣, 但在這個寒冷的天氣, 每一口都感覺暖上心頭, 愈吃愈好味, 不知不覺地將整盤牛肉火鍋吃完, 又是超飽的一頓晚餐。經過寒冷的折磨後, 這辣辣的牛肉火鍋來得正好, 至今仍然感覺暖暖在心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