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曼谷乘火車及電單車跨境到馬來西亞東岸

第六天 – 七天: 曼谷乘火車到馬來西亞東岸

1988年2月21日

我倆在泰國曼谷及附近的景點玩了五天, 第六天便開始向馬來西亞進發。出發前有兩個計劃從曼谷前往馬來西亞 – 第一個方法是搭乘火車從曼谷直達馬來西亞西岸城市吉隆坡, 這是最容易和安全的途徑; 第二個方法是首先搭乘火車從曼谷前往接壤馬來西亞東岸的泰國邊界市鎮 (Sungai Kolok), 然後從 Sungai Kolok 進入馬來西亞東岸市鎮。

其實從計劃行程開始, 我都比較偏向選擇第二個方法前往馬來西亞, 主要原因是估計當時並不太多背包旅客行走這條路線, 而且聽聞馬來西亞東岸和泰國邊界市鎮接壤的一帶是一片荒蕪之地, 唯一擔心是安全的問題。 我 1982 年曾經從印度的荒蕪山區進入尼泊爾, 當年兩個國家的邊界只是在地上劃上一條紅線, 進入邊境時的感覺真是十分奇妙和有趣; 所以最後決定從東岸進入馬來西亞, 希望是另一個奇妙的旅程。

泰國曼谷往南部邊界市鎮 Sungai Kolok火車路線圖

這次旅程十分順利, 在抵達泰國曼谷的第二天早上很容易預訂了今天 (第六天)下午三時十分開往 Sungai Kolok 的火車票, 是二等冷氣臥鋪車廂。

昨天往北碧府(Kanchanaburi) 的旅程十分緊湊, 所以今早九時多才起床。為了方便搭乘火車及可以感受新年的節日氣紛, 我們選擇下榻在距離 Hua Lamphong火車站 (曼谷中央火車站) 不遠的唐人街的新帝國酒店 (New Empire Hotel) 。

新帝國酒店的地點十分好, 位於曼谷唐人街旁, 附近街道遍佈食肆, 十分熱鬧, 除了接近火車站外, 步行前往曼谷的主要景點也十分方便。但有一點要留意的, 就是向大街的房間十分嘈吵, 尤其是在深夜, 街道的車聲和嘈雜聲分外明顯, 如雷貫耳, 簡直令人無法入睡; 我們在第一晚就感受了這可怕的情節, 第二天一早便馬上要求更換房間。

我們在酒店附近的食店用了早午餐, 然後在唐人街附近隨意逛逛, 便返回酒店。 於下午一時負起背囊離開旅館, 慢慢的沿大街道走往火車站, 前往這旅程的第二個國家 – 馬來西亞。

新帝國酒店十分接近 Hua Lamphong (華連彭)火車站, 只步行十多分鐘便抵達。 其實 Hua Lamphong 火車站也就是曼谷中央火車站 (Bangkok Railway Station), 泰國曼谷當地的市民一般都稱為 Hua Lamphong 火車站。

Hua Lamphong 火車站的設備十分完善, 指示清晰, 可以和任何一個先進國家的火車站媲美, 真是意想不到。

火車準時於下午三時十分開出, 沿途的風景都是田野和樹林。

我們座的火車車廂是有冷氣調節的, 座位也十分寬敞和舒適。

又到夕陽時分, 景色分外美麗。

椰林田野, 夕陽餘暉, 構成一幅優美的圖畫。

晚餐時間, 火車上有泰式便當供應; 我們點了兩個便當, 味道一般, 但頗有風味。

大約到了晚上九時, 是時候睡覺了。我以往經常利用火車漫遊不少國家, 可以說是經驗豐富; 但泰國火車的臥鋪設計可真難道了我, 令我們十分狼狽, 但也對泰國人的性格有了初步的了解。

車廂的設計其實很簡單, 每個車廂內有兩張床(臥鋪) – 一張床在下層, 而另一張床在上層。 在日間的時候, 上層的床是收起的, 方便乘客走動; 而下層的床則變成兩張面對面座的椅子。在平時, 我們就是面對面靠窗的坐下;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 很明顯是要將下面兩張椅子拉平的放下來, 變成下層的床。但弄了很久, 總是沒辦法將椅子拉平, 惹得前後車廂的乘客圍著觀看; 他們不但沒有幫忙, 只懂得哈哈的大笑。當然, 最後始終將椅子拉平, 但已經弄得一頭大汗。

經過這次經驗和往後的幾次遭遇後, 泰國人給我們留下一個並不太好的印象, 而結論是: 「不想佔你便宜的泰國人是不會幫助你的, 主動幫助你的泰國人是打算佔你便宜的。」

火車輕輕的左搖右擺, 特別令人容易入睡, 不一會便進入夢鄉 …..。

第七天

朦朧中給一些嘈雜聲弄醒, 感覺到應該已經是天亮了, 看看手錶的時間, 原來只是早上六時三十分。睡眼惺忪轉身看看下面, 好像所有乘客都起了床, 而且忙於梳洗和整理行李, 在車廂內的通道前後的急急走動。我輕輕地向下層睡覺的她吹口哨, 原來她早已經給嘈雜聲弄醒了。

匆匆的梳洗完畢, 接著坐在椅子看窗外的風景。火車於早上七時多到了 Hat Yai 火車站, 車廂內突然變得十分熱鬧, 很多乘客都左右手攜著重重的紅白藍尼龍袋, 在這裡下車。

Hat Yai 火車站是泰國南部火車線的分叉站, 如果轉右向前走便進入馬來西亞西岸, 抵吉隆坡, 最後的终點站是新加坡; 而在 Hat Yai 火車站轉左朝東面海岸走便到達泰國最南部的邊陲市鎮  Sungai Kolok。

火車在 Hat Yai 停留了一會, 便轉左朝東面走, 接著大部份乘客都在  Chana, Pattani 及Yala 等等大站下了火車。

最後, 火車在早上 十一時多抵達终點站 Sungai Kolok, 行車時間約二十小時。 我倆負起背囊走下月台, 原來只有廖廖幾個乘客在 Sungai Kolok 下車。 走出火車站的出口, 迎面是一片荒涼的黃土地, 不遠處點綴著一些簡陋的房子。心裡開始有些徬徨, 不知在那裡辦理出境及入境。

火車站旁停泊了十多部電單車, 看見我倆, 便馬上駛來, 電單車司機用手指向遠處的房子, 並不不斷的喊叫: 「Malaysia, Malaysia, …….」 我們大聲回應: 「Malaysia immigration?」他們齊聲回應: 「Yeah, Yeah, …….」我倆有些懷疑, 但沒有其他旅客可以查詢, 唯有相信他們。

我倆各自選擇登上了認為比較安全的電單車, 然後直奔馬來西亞邊境, 用這方法過境, 十分有趣, 是這次旅程其中一個難忘的回憶。背著重重的背囊, 坐在飛馳中的電單車, 加上凹凸不平的「道路」, 其實十分危險, 真害怕她會從車上摔下來; 我不時的回頭望她, 只見她閉上眼睛, 用雙手緊緊的抱著司機。

大約過了漫長的兩分鐘, 電單車在一座簡陋的建築物前停下來。我們付了電單車資, 走進建築物, 經過一張桌子, 便遞上護照。 關員沒有查問, 便在護照上蓋了泰國出境圖章, 就那麼簡單的出了泰國邊境。

接著只管向前走, 記憶中穿過一條橋, 過了一條河, 不久到達另一個好像入境關卡的地方, 心想應該是馬來西亞的入境處, 照樣遞上護照, 關員同樣很隨便的在護照上蓋了馬來西亞入境圖章。我們就這樣順利的進入了馬來西亞, 情況有點兒像從香港過境到深圳那般, 只是這裡十分冷清, 和關員的表情沒有那麼呆滯。

蓋了馬來西亞入境圖章後, 還要繼續向前走一段路, 才好像走出了出境關卡的範圍, 來到街上。

接著乘巴士到馬來西亞東岸最邊陲的一個海濱城市 Kota Bahru, 在市中心下榻於 Hotel Kelantan, 每晚房租是 M$10.00, 大約為美元4.50, 頗為便宜。

馬來西亞貨幣單位為零吉 (Ringitt), 當年一美元兌換約二零吉。

Sungai Kolok / Kota Bharu 地圖

從 Kota Bahru 開始, 正式展開我們馬來西亞東岸之旅。接著的旅程會從 Kota Bahru 沿馬來西亞東岸海濱南下, 直達新加坡。馬來西亞東岸是十分純樸和優美的地方, 令人終身不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