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通宵貨車從檳城往泰國布吉島

第十七天 – 十八天: 乘通宵小型貨車從馬來西亞檳城往泰國布吉島

今天早上往檳城極樂寺及升旗山遊覽, 晚上十時乘通宵車往泰國布吉島。

氣車於晚上十時十五分抵達, 和旅館老闆道謝, 便跟司機從旅館大堂走出門外。氣車停在旅館的大門前。走到車旁, 原來不是想像中的小型巴士, 其實應該是一部小型貨車。

彎腰抵頭的踏進車箱。 車箱內有三行座位, 右邊一列是單人座位, 左邊一列是雙人座位, 即總共九個座位。所有座位都坐了一位乘客, 只餘下左邊中間的雙人座位是空的, 明顯是留給我們的。

車箱內十分昏暗, 但隱約看到其他乘客的樣貌, 看來大部份都是來自歐美的背包旅客。大家都隨便低聲說: 「Hello!」和「Hi!」這時心裡十分高興, 旅程至今終於遇上了其他志同道合的背包旅客。

我們將行囊放在車頭的地方, 然後坐在中間的雙人座位。座位十分陜窄, 立時的感覺是頗為不舒服。

剛剛坐下, 還沒找到合適的坐姿來配合這麼陜窄的座位, 貨車司機大聲說: 「所有乘客(七位)都到齊, 可以出發了。」接著馬上開車, 向泰國布吉島進發。

沿途街道十分冷清, 令人產生寂寥和孤單的傷感。過了大約十多分鐘, 貨車駛上了檳威大橋, 點點燈光不斷在窗外閃過, 十分有趣, 偶爾看見一些海上的船隻的燈光, 心情又馬上興奮起來。

離開了檳威大橋, 窗外又回復冷清街道的景色。又過了一會, 車外四周變得漆黑一片, 唯一的光線只有車頭燈照射著的幾尺道路。 偶爾看見很遠處有一點像星星浮動的閃光, 閃光慢慢的接近、愈來愈亮、愈來愈大, 漸漸變得炫眼, 突然間「樸」的一聲在車旁迎頭擦過, 原來是對頭駛過的其他車輛, 感覺頗為驚險。

不久, 開始有點睡意, 便嘗試閉起雙眼睡覺。過了一段時間, 總是無法入睡。最主要原因是座位太過陜窄, 膝蓋緊緊頂住前排的座位, 身體無法稍為向下傾斜, 令頭部可以貼在座位背部。這麼正襟危坐的坐姿, 大腿和身體成九十度角, 頭部又沒有地方稍作靠墊, 不斷按車的搖擺來擺動, 根本沒可能入睡。

她的腳比我短一些, 所以沒有我那麼辛苦。 而且她坐在靠窗的座位, 頭部可以靠著窗的地方, 比較舒服一點。最後她建議了一個很好方法, 就是我們二人都向外打側坐, 爭取多一些空間; 她身體可以稍為靠著窗那邊, 而我的腳可以放在通道, 頭則可以依偎著她的胸口 (有些兒童不宜, 希望後排座位的乘客不要誤會)。起初都恐怕她會不舒服, 但她堅持沒有問題。

這方法果然奏效, 最後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第十八天

朦朧中好像聽到呼喊的聲音….. 起初沒有理會, 繼續睡覺….. 接著又聽幾次到同樣重複呼喊的聲音….. 開始清醒了….. 「Malaysia Check Point! Malaysia Check Point!」是司機的呼喊聲。

坐起來, 馬上感覺左邊身體麻木了。戴回眼鏡, 望望手錶, 原來差不多是午夜一時三十分。

過了一會, 到了一個好像是站崗的地方。四周環境頗為昏暗, 好像只有有兩位關員。其中一位關員和司機說了幾句說話, 司機打開車門叫所有乘客下車。我們走下車, 晚間的天氣十分清涼, 帶點寒意。接著所有乘客走到站崗旁的一個桌子, 辦理出境手續, 關員續一檢查護照和蓋章。出境過程十分順利, 只幾分鐘便完成。

收回護照, 看看三角形紅色的出境蓋章, 原來是馬來西亞邊境市鎮的 Changloon 出境關卡。

當所有乘客返回車上後, 司機馬上繼續行程。司機說了幾句話, 不知道是馬來西亞話還是英文, 都聽不懂, 也沒有精神和心情去追問。

以為很快便會到泰國的邊境, 所以再沒有睡覺了。四周漆黑一片, 很難想像邊境地區竟然那麼荒蕪。怎料貨車在漆黑公路行駛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 還沒有到達泰國的入境關卡。

最後, 看到前面有一串燈光, 在晚間份外明亮。

「Thailand Check Point! 」司機大聲對我們說。 終於到達泰國的關卡。心裡暗自的說:「美麗的馬來西亞再見了! 」

司機將車停在一個建築物旁的停車處, 我們和他一起走進屋子內, 很快及容易便辦理了泰國的入境手續, 並在護照上印了入境蓋章。泰國的入境蓋章沒有關卡的名稱; 不過, 根據資料, 這裡應該是泰國邊境市鎮的 Sadao 關卡。

所有乘客很快的返回車上, 司機便繼續泰國這段行程。望望手錶, 已經是午夜二時多。

不一會, 車的四周又回復漆黑一片。唯一可以做的事便是繼續睡覺。 斷斷續續的好像睡了一會….. 又醒來…..又好像睡著….. 朦朦朧朧的, 好像去了什麼地方似的。 就這樣重複了無數次的睡著醒來的迷糊境界, 醒來時已經天亮了。

不再睡了, 又回復正襟危坐的坐姿。只感覺腰酸頸痛, 雙腳麻木, 也沒有什麼心情欣賞車外的景色。

過了一會, 身體稍為好了一些, 便和身旁和後排的乘客寒暄幾句。旁邊座位的乘客是來自瑞士、後排座位的乘客是來自西德, 而左邊最後排單人座位的乘客原來是泰國人。

時間突然間好像過得很快, 約上午十時, 貨車進入一個頗為熱鬧的市區。司機將車停在路旁, 回頭笑著對我們說:「我們到了布吉啦! 祝旅途愉快!」

真佩服司機, 駕駛了一整夜的車仍然那麼精神奕奕。

下了車, 看看市區四周的環境。那位泰國乘客走過來, 說他和這裡駕車和酒店的人十分熟悉, 可以介紹及帶我們往宿的地方。

「你們在布吉島有沒有預訂酒店?」他問。

我們說: 「沒有。不過計劃住在市區, 方便乘車離開。」

「Oh! 不要住在市區。 來布吉島一定要在沙灘旁的酒店往宿。環境優美, 可隨時游泳。」他皺著眉頭說。

「我們不懂游泳。」我們說。

「可以在沙灘逛逛。保證你們十分喜歡。 你們是新婚? 」他接著說。

我望了她一眼, 笑了一下。

「沒問題! 我介紹你們住在和我相熟的沙灘酒店, 價錢和市區相差不多。」他說。

「離這裡很遠嗎? 坐車要多久?」我們問。

「十分近。坐車大約只需十五分鐘吧, 十分方便。」他笑說。

見他那麼有誠意, 便答應了。

「Ao Karon 是布吉島最美麗的沙灘, 遊人很少。那裡的酒店是最好的。現在就去那裡。」他很高興地說。

在市區登上了一部好像 Tuk Tuk 的小型貨車。除了 Tuk Tuk 外, 這公共交通工具在布吉島好像十分普遍, 名稱好像是 Song Thaews。

汽車在市區行駛了一會, 便向山上走。

接著汽車沿蜿蜒的山路走, 不斷的拐彎。好像走了很久, 應該有三十分鐘, 最後終於看到金黃色的廣闊沙灘和一望無際的海洋, 從山上看十分壯觀。

我們在離沙灘不遠的地方下了車。沿沙灘旁有很多一層高的度假屋, 十分別緻, 是度假的最理想地方。

「我們到了, 是不是很美麗呢?」他說。

我們望向沙灘, 點點頭。

「我可以介紹最好和最便的酒店給你們。我也可以帶你們遊覽布吉。不過, 我要收取一些費用。」他接著說。露出帶我們來的目的。

「什麼? 你要收取費用。」我們有點驚訝。接著轉身走。並大聲說:「不用了! 不用了!  我們自己會找酒店。」

他馬上跑到我們前面說: 「只是少許金錢。」

我們十分堅持地說:「不用了! 不用了! 」

經過一輪纏擾, 他看見我們那麼堅持, 便改變了計劃。改為要收取帶我們來這裡的費用。

我們起初都堅持不給他任何費用, 不停重複地說是他主動帶我們來這裡的。但看見他不肯離開, 為了不浪費時間, 也不想破壞旅程的氣紛, 最後給了 100 Baht 打發他走便是了。

經過上次在火車和今次的經驗後, 泰國人給我們留下一個並不太好的印象, 結論是: 「不想佔你便宜的泰國人是不會幫助你的, 主動幫助你的泰國人是打算佔你便宜的。」

算了吧! 只是少許的金錢。的確, 如果沒有他, 我們可能選擇在布吉的市區住宿, 而錯過了這裡的優美環境。

我們最後選擇下榻在沙灘旁的 Karon Bungalow。單層的木度假屋, 每間度假屋門外都有陽台, 離沙灘只十數步, 環境真的十分寫意悠閒。

經過整夜辛苦的長途車程, 最後終於到達泰國的布吉島。在布吉島已經沒有什麼緊湊的行程, 主要都是休閒式的度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