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尋親記

第四天晚上: 尋找幾十年沒有連絡的泰國親戚

第四天遊覽大城 (Ayutthaya)完畢, 用完晚飯, 返回新帝國酒店。在酒店大堂看見老闆和伙計正言談甚歡, 突然想起這旅程有一個「任務」, 或許老闆可以幫助我們完成。

我的父母一向從不肯透露一些他們過去的故事, 尤其是父親, 更視往事為重要秘密。老實說, 他們的日常生活也十分秘密, 恐怕我知道一些什麼事情似的。所以, 我對家庭的認識其實是接近零, 和一個陌生人無多大分別。

在出發的前幾天, 父親突然支吾其詞向我表示, 他在泰國曼谷有一個親戚, 已經沒有連絡幾十年, 問我可否按地址找到。我當時說明沒有多大信心, 因為曼谷近年發展快速, 滄海桑田, 即管一試也無妨。他考慮了很久, 最後將地址給了我。

其實我從來沒有將這尋親的任務放在心裡, 主要是曼谷發展真是十分快速, 新市區的計劃, 令很多舊的建築物都給拆除, 重新興建道路和新房子。幾十年前在曼谷的房子, 可否仍然保留至今?

今晚看見酒店老闆和伙計在大堂高談闊論, 不知道什麼原因, 令這尋親的任務突然湧上心頭, 就即管試試吧!

我把地址遞給老闆看, 接著用廣東話說:「這地址離開這裡遠麼?」

「Rama IV Road, XXX 號?」老闆望著地址自言自語說。

「離這裡不遠。」老闆大聲的說。「酒店外面那條大馬路便是 Rama IV。」

「Rama IV 馬路近二十年的發展大不大? 改變大不大? 」我馬上追問。

「很難說, 有些地段已經發展, 有些地段正在發展, 有些地段計劃發展。不過, Rama IV 馬路是曼谷發展重點, 將來的發展肯定天翻地覆。」老闆興高采烈地說。

老闆抵頭望望地址, 接著說:「Rama IV Road, XXX 號? 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親戚的地址。失去連絡很多年親戚的地址。」我說。

「噓~~~不用想了, 時間尚早, 現在就馬上去找找吧!  坐阿牛的車去。」老闆的面貌突然改變, 把說話的聲音提高。

「阿牛! 車他們去 Rama IV, XXX 號, 應該不遠。」老闆對大堂內的一位伯伯說。接著將地址遞回給我。

我們跟著阿牛走出酒店大門。阿牛的小型客貨車就停在酒店門外。

上了車, 拐個彎便是 Rama IV 馬路, 原來 Rama IV 馬路的起點就是在新帝國酒店這裡, 所以只要順著門牌走便應該很容易找到了。

汽車沿著筆直的 Rama IV 馬路行駛, 阿牛不時將車停下來查看門牌號數。街道十分漆黑, 大部份房屋的門牌都看不到, 只有一些商店門前的門牌號數用燈照射著, 看得十分清楚。

走了約十五分鐘, 阿牛突然將車停下來, 指著路旁一間商店的門牌說:「呀! 到了! 過了少少! 這裡是 XXX 號, 剛剛過了幾個 Number, 你們要找的門牌應該在附近。」

這地段的住宅區離馬路有二十多尺, 街燈照射不到, 十分昏暗。渺渺微弱光線從房屋的窗戶透出, 黑夜中隱約看到一間接一間二層高房子的輪廓, 排列頗為整齊。

這時心情突然緊張起來。心裡不停地想及問自己:「已經那麼多年了, 房屋還在嗎? 如果房屋還在, 他們會否仍然居住在這裡 ……?」

「XXX 號, XXX 號…………………. XXX 號。」我們邊走邊看倒數的門牌。

「XX8 號, XX6 號。前面那間便是了。」我細聲對她說。

走到屋前, 泛黃燈光從兩旁的窗滲出, 明顯地屋內的人尚未睡覺。按下門鈴。等了一會,  隱約聽見男子在門後的應答聲:「找誰?」

「請問是不是姓陳的?」她說。

「對呀! 請問找誰?」他回應。

「我們從香港來的。請問陳XX在嗎?」她繼續說。

這時大門打開了, 是一位笑容可掬的年青人, 表現十分友善。他說: 「我便是陳XX。」

我們接著簡單介紹了我們的背景及來這裡拜訪的目的, 他聽了之後, 馬上請我們進內, 接著大聲說: 「弟弟, 快些上樓叫媽媽下來, 香港的親戚來了。」

我們在大廳的梳化坐下。不一會, 她媽媽從樓梯走下來, 面露喜悅的神色。

我們站起來, 點點頭, 詳細地向她說了我們的背景。

她仔細的看了我一會, 對著我感慨地說:「你便是阿文的兒子, 已經那麼大了。」

她停了一會, 接著慢慢的說: 「我是你父親的姐姐。」

什麼? 父親的姐姐? 我父親從來沒有提及。我這時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那麼, 你是我的姑媽?」我有些愕然地說。

「對呀! 」她回應。

剛才開門的年輕人接著說:「我是她的兒子。我十多年前去過香港, 因當年是參加旅行團, 時間匆忙, 只安排了某晚在酒店和你父親短聚, 並留下我們在曼谷居住的地址。想不到, 你們真的會…..」

事情發展到此, 終於明白了。

「對不起, 太突然了, 我一時間想不起如何稱呼你……. 對! 對! 對! 應該是表哥…..。」我笑著對他說。

「不要用表哥表弟稱呼了。就叫我的英文名吧! 我的英文名是 Siri。」他說。

「她英文名叫 Kathy, 我叫 Alex。」我回應。

接著我們安靜下來, 讓姑媽繼續說下去。

「你知不知道你父親的身世?」姑媽望望我, 想了一想, 將話題開始轉移到我父親。

「答案是零! 一點也不知道。」我馬上回答。

「你父親個性孤獨內向, 從來不會向人傾訴, 也從來不會向人透露內心的事, 當然也不會向人說自己的事。…..」姑媽繼續說。

我對任何事情的求知一向並不固執, 但對於父親的身世, 竟然是那麼渴望地知道。

接著姑媽開始將我父親身世年輕時的往事詳盡的告訴了我們。我是從這天開始才知道父親的一些往事, 對家庭突然增添了一點歸屬感。從小至今對家庭一無所知的我, 總算多了一些認識。

時間過得很快, 三小時的傾談就好像只過了幾秒鐘。

「十一時了, 時候不早了, 你們要返回酒店了。」姑媽說。

表哥接著表示要一定要一盡地主之誼, 安排某一天帶我們在曼谷四處遊覽。

我們將旅遊的行程告訴了他。

表哥問:「那麼, 你們從馬來西亞返回泰國曼谷會住在那間酒店?」

「其實我們的行程尚未決定, 還有很多不確定的行程。….. 不過, 在離開泰國前一天一定會在曼谷。….. 我們在曼谷只認識唐人街旁的新帝國酒店。不如我們就暫時決定最後一天安排在那裡住宿吧。」

最後, 表哥就約定了在我們離開泰國前一天帶我們在曼谷四處遊玩。

這是我和姑媽的第一次見面, 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人生的安排有時真是十分奇妙, 如果不是住在新帝國酒店, 也許不會找到姑媽和表哥; 如果當晚她們不在家, 也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相見; 如果 ….. 人生太多如果了! 世間萬物皆幻象, 一切就隨緣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