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天: 恆春、鵝鑾鼻、台東

oluanpi-banner-2

圖片: 人間世外桃源鵝鑾鼻

1989年2月7日 (星期二)

時間匆匆, 不覺流逝二十年。
翻看相片, 方知歲月催人老。

今早只安排了遊覽鵝鑾鼻一處地方, 下午便乘車前往東面的台東。

多年前偶然在讀者文摘出版的「中國名勝古蹟」看到鵝鑾鼻的一張圖片及簡單介紹; 圖片拍攝得十分平淡, 只有一片石灘、海灣和藍天, 一點特別也沒有。以下是它對鵝鑾鼻的簡介:

台灣南端的恆春半島, 好像一條魚尾伸入太平洋巴士海峽。半島上有兩個著名的岬角, 分據東西兩方, 東面的叫貓鼻頭, 因岸邊有一岩石形如貓蹲踞而得名, 西面的就是赫赫有名的鵝鑾鼻。

鵝鑾鼻位於台灣島南部尖端, 岬角約長五公里, ……。

鵝鑾鼻前臨巴士海峽, 與菲律賓的呂宋島遙對, 是南海與太平洋往來的必經航道。 著名的「東亞之光」燈塔就屹立在這裡。燈塔於一八八二年(清光緒八年)建成, 塔身白色, 呈圓形, 高十八公尺, 有鐵梯可登上塔頂, 總高海拔五十五公尺, 距離海岸約一百四十公尺。 這是遠東最大的燈塔, 燈光每隔十秒閃亮一次, 在二十浬內可見。

讀了它以上的介紹後, 突然對鵝鑾鼻這地方產生了好奇, 便打開台灣的地圖, 在地圖的最南端的尖端處找到了鵝鑾鼻。心裡開始幻想站在白色燈塔旁, 遠望無際的太平洋的豪情的景象。 就是這單純的幻想, 促使了這次的台灣之旅。

今日終於可以圓了在腦海盤旋了多年的幻想景象了!

今天是農曆年初二, 一早醒來, 按傳統會吃比平日豐富一點的開年飯, 希望來年豐衣足食。但恆春街上沒有門面裝潢的食店, 最後只用了簡單的早餐, 便乘公車往鵝鑾鼻。

巴士行駛了不久便抵達鵝鑾鼻終點站, 下了車, 前面矮少樹林的不遠處是無盡的大海, 白色的燈塔在左邊的不遠處。 原來鵝鑾鼻已經開闢成一個公園, 入場費是新台幣二十元。

oluanpi-ticket-1

oluanpi-ticket-2

鵝鑾鼻公園遊人十分稀少, 我倆在公園的入口拍了照, 便馬上走往嚮往多年的燈塔。

oluanpi-01

今天陽光明媚, 萬里無雲, 白色的燈塔在藍色的天空襯托下顯得分外潔白明亮。 不知道為什麼, 自少已經很喜愛經常繪同樣的風景: 藍天碧海, 天空幾片白雲, 尖尖的小島從左邊伸出海的中央, 一座白色的燈塔屹立在小島的尖端。

[註]: 雪白的燈塔經歷二十多年後, 已經在相片中消失。

站在燈塔旁邊向海的方向望, 腳前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有一些稀疏不高青蔥的樹木點綴其中, 小小金黃色的沙灘把草地和無盡的海洋連接著, 是多麼美麗的景色啊! 比幻想多年的景色還要美! 非我平庸的筆墨可以形容。

hengchun-04

在燈塔徘徊了一會, 接著走到海邊。只見海天一色, 巨濤拍岸, 捲起重重白浪, 能夠有機會置身在這世外桃源, 世界的任何紛爭已經不重要了。

我倆坐在岸邊, 細聽浪濤發出的自然音樂, 看著起伏不斷變化的海洋, 不覺時間的溜逝。

oluanpi-02

面對這美麗純樸的地方, 真有點捨不得離開, 唯有日後有機會再來吧!

在年輕時有很多事情都計劃日後做, 以為還有很多時間。但日子一久, 發覺累積未做的事情真的太多, 相信有大部份都不可能實現, 到現在後悔已經有點遲了。

乘車回恆春旅館, 再次負起背囊, 前往這旅程第三個城市台東。

恆春沒有直接的公車往台東, 首先乘車往楓港。在楓港下了車, 在一間十分簡陋, 類似茅棚的售票亭買了往台東的公車票。

接著問買票的小姐在那裡等候公車, 她指示就在路旁那個車站。

看看那車站, 應該不是總站, 那麼會否沒有座位! 從地圖來看, 車程頗遠, 而且從楓港往台灣東部是一段迂迥的山路。

所以回頭問問車票是否劃有座位。那位小姐的回答是: 「車票是沒有對號的。」

我起初不明白「對號」是什麼意思, 從來沒有聽過, 覺得很特別, 所以這句話至今還記得很清楚。但想一想, 便很容易理解「對號」是什麼意思, 接著問問車票是否不肯定有座位, 先到先得? 她點頭示意是。

有幾個乘客在也站在車站旁等候。 等了大約十多分鐘, 一輛車頭掛著往台東的巴士從遠處駛來, 巴士上已經座滿了乘客, 不知是從何處駛來的。

上了車, 幸好還有一個座位在車的中央處, 她急步上前坐下, 面露笑容, 我也舒了一口氣。而我唯有佔據一個有利位置, 放下背囊, 稍稍轉動及鬆緩一下頭部及手腳關節, 手緊握車頂的扶手, 準備站往台東。

公車只可以用陳舊來形容, 行駛起來車身頗為搖動, 不時要將身體微微傾斜以抵銷搖動時產生的離心力, 以免手部過度用力拉扯身體的重量。

公車不久便進入山區, 慢慢的沿彎曲山路向上爬。車越走越高, 景色越是壯麗, 下面是秀麗山谷, 遠望卻是層層疊疊的山峰。但彎腰伸頭向窗下望, 不禁不寒而栗, 原來公路依山崖峭壁而建, 蜿蜓於峭壁疊峰之中, 下面是萬丈深淵, 如果稍有不慎….. 真的不敢再想下去, 唯有盡情欣賞這山中美景和讚嘆這人類偉大工程。

從楓港到台東這段路稱為南迴公路, 建於一九三三年, 一九三九年開始通行汽車。 其中楓港至達仁為山地段,達仁至台東為平地段。位於屏東與台東交界的壽卡南迴公路的最高點,海拔約478公尺。

我站著彎腰的看著左邊的風景, 也不記得行駛了多久, 大約是個半鐘吧; 忽然間, 公車右邊的景色轄然起來, 海洋開始從高低的山丘間不時閃出。 這時, 我立即走往車的右邊站。 站立也有它的好處, 可以「左顧右盼」不同的風景。

不久, 到了屏東縣與台東縣交界的壽卡。從這裡開始, 車子便一直沿蜿蜒斜坡向下駛, 急彎一個接連一個, 車身顛簸不堪, 左晃右擺。這時支撐身體的重責已經由雙腳轉移到雙手, 不時感覺雙手懸掛著身體, 而腳尖緊隨車子的搖晃而舞動。

車子很快到達了山腳, 到了一小鎮, 轉個彎, 整個東部海洋展現眼前, 藍天碧海, 景色十分迷人, 百看不膩。

沿海岸走了不久, 抵達了另一小鎮大武。巴士停下來, 很多乘客在這裡下車, 我倆選擇了右邊靠海方向的座位坐下來。

巴士停了約十分鐘, 便離開大武, 沿東海岸駛往台東。

經過總共約四小時的車程, 巴士終於在傍晚抵達台東。這是一個十分令人回戀的旅程, 經過壯麗山谷、绵绵山巒和水天一色的海洋。懸想如果可以在東海岸的每一個村莊或小鎮住上一兩天, 是多麼的幸福。

在台東公車終點站下了車。自從在恆春發現了台灣有便宜的民宿, 這次在台東也決定尋找類似的民宿。最後下榻在一條偏僻小巷的民宿, 比恆春的民宿還要便宜了很多, 記憶中是每人約十塊港幣(約新台幣五十元)一晚, 但素質就要差很多了。

這民宿十分簡陋, 入口便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燈光暗淡, 一張連接一張木製的兩層雙人床以垂直方向排滿在通道旁, 公用浴室就在通道的盡頭。

老闆娘安排我們住在下層的雙人床。付了一晚的床租, 放下背囊在床上, 便走出民宿用膳。台東晚上的街道十分冷清, 行人和車輛稀少, 我倆在一間街頭的大排檔用了晚飯, 便返回民宿。

原來民宿頗為熱鬧, 看來差不多已經住滿了旅客, 但都是說閩南語的地道台灣人, 很多還是攜帶一個或兩個小孩的家庭, 他們一個家庭都是擠在同一張雙人床上。

我倆換上了睡衣, 坐在床上, 輪流等候往浴室洗澡, 隔離床看來約兩歲的小女孩可能聽到我們說廣州話, 十分好奇, 經常偷偷的伸長脖子看我們, 我倆也不時的扮鬼臉嚇她, 她便馬上將頭躲回床毯內, 十分可愛。

民宿雖然簡陋, 但卻給這旅程留下一個難忘的回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