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天: 花蓮、天祥橫貫公路、太魯閣、台北

hualien-banner

圖片: 開山劈石鑿成的橫貫公路

1989年2月9日 (星期四)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

今早天還未亮已經醒來, 梳洗完畢, 在旅館吃了早餐, 寄存行李在旅館, 便往遊覽車的集合點等候上車。

花蓮的天氣有點寒冷, 天色灰暗和下著毛毛雨。當抵達遊覽汽車公司, 先我們而到的已經有很多人, 主要是當地旅客, 大多數是一個家庭出來旅行, 把清晨冷清的街道頓時熱鬧起來。

按行程, 旅程在早上七時三十分起程經橫貫公路往天祥, 沿途在一些景點停留一會, 讓遊客下車遊覽; 然後中午從天祥返回花蓮市區, 全程約六小時。

車子在市區走了一會, 便進入山中峽谷, 在高高的崖壁旁慢慢行駛, 不時穿插由人工鑿穿的山洞, 十分驚險, 不得不佩服這人類偉大的工程。據說, 在起初建議建造這東西橫貫公路之時, 給世界著名的建築師認為是不可能的工程, 但經過台灣同胞們的大無畏精神和毅力, 終於在一九六零年完成。

埋首看窗外的蜿蜒曲折的道路景色, 不知走了多久, 開始看到了遠處有一個設計古典的牌樓的上半部, 應該是「東西橫貫公路」牌樓,也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入口。

當我們第一眼看到這牌樓, 帶來的並不是喜悅, 而是驚訝。 不是驚訝它的美麗, 而是驚訝牌樓前前後後擁滿了遊覽車。 牌樓前的道路有十多部遊覽車, 所以只看到牌樓的上半部, 而牌樓的後面的道路則一部連接一迎部看不到盡頭的遊覽車, 想不到東西橫貫公路也會堵車! 還是那麼嚴重!

續寸續寸的慢走, 終於抵達牌樓。 車子的門打開讓我們下車拍照, 這時雨一直下個不停, 牌樓下擠滿了遊客和遊覽車, 根本沒法拍照, 便匆匆的返回車上。

hualien-01

在接著的兩個鐘頭, 整條車龍都很有節奏的不斷重複做同步的動作 ── 停一分鐘, 接著以蝸牛的速度向前蠕動幾秒。 我們和一些旅客很多時都索性下車走路和拍照。但天氣頗為寒冷, 加上下雨, 很難在車外停留太久。

hualien-02

又過了一段時間, 長春祠就在遠遠前面的山中, 終於看到橫貫公路的另一個代表景點。連忙的走下車拍了一張長春祠的遠景, 又急急的返回車上。

這時, 車上有一些旅客開始暴躁起來。 她聽得懂閩南話, 知道他們要求司機不要再往前走, 掉頭原路返回花蓮。最後, 遊覽車上的導遊小姐以溫柔的聲調向大家解釋: 「因為今天下雨, 道路溜滑, 令橫貫公路交通緩慢, 以現在這情況, 天黑前也走不到天祥, 所以現在決定掉頭回程。」

起初以為旅客會埋怨, 怎料全車頓時傳來歡呼及鼓掌聲。 心想如果在香港, 三字、四字、五字及「回水」等等粗言穢語肯定不斷回響整個山谷。

其實, 很多時都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無論你有多好的計劃及努力, 耗盡心神, 如果時勢及運氣不配合, 最後可能只有徒然。沒辦法, 唯有以後有機會再來一遊吧!

歸途, 車子於下午三時在今早集合的地方停下, 和原來計劃的回程時間差不多。

距離火車開車時間還有很多時間, 便在一間比較舒適寬敞的餐廳慢慢的用了晚餐。

冒雨走回旅館, 取回行李, 便早點往火車站等候上車。

火車大約在傍晚六時二十分從花蓮火車站開出, 結束了這走馬看花的花蓮觀光。 對於我們未能遊完花蓮-太魯閣-天祥的這段橫貫公路, 便匆匆的離開, 那時真的感到十分可惜及遺憾。

火車窗外已經一片漆黑, 什麼景色也看不到了, 只看見雨絲不斷打在窗外, 然後向後滾動。

晚上九時二十分抵台北, 月台人頭湧湧, 腳步急速。 走出火車站, 便在忠孝西路一帶尋找便宜的旅館。因為是台北, 我們心中住宿的預算已經比高雄的提高了一些。查詢了多間旅館, 最後下榻在最便宜的天成大飯店。

放下行李, 肚子已經不斷打響, 便趕快出外吃點東西。

走上天橋, 準備走過街道的對面, 但好像有人叫我們買票, 但我們不是乘火車, 當然沒有理會他, 便繼續向前走。

他馬上跟上來, 接著說:「買票!」

我們有點愕然, 便回答:「我們不是乘火車, 不需要買票子。」

他開始有些不耐煩, 聲音開始急躁起來: 「是月台票!」

我們又說: 「我們不是上月台, 只是走去對面街道。」

他又說: 「就是月台票!」

我把嘴巴一扁, 對她說:「他以為我們上月台送車!」

沒有辦法, 又不是太貴, 最後給了他月台票, 記憶中好像是一元。

走下了天橋, 只見燈光通明, 大街小巷都是食店和大排檔, 到處人群擁擠, 熱鬧極了, 是我們首次感受到台灣的繁華。

在一間大排檔首先點了一碗蚵仔粥和蚵仔麵, 發覺十分好味。為了滿足口腹之慾, 最後還吃了一個煎蚵仔餅, 可謂是「蚵仔大餐」了。

在整個台灣旅程中, 至今仍然可以留下深刻記憶的膳食就是只有這一次的晚飯或夜宵。這是我首次吃蚵仔, 因為害怕它不太衞生, 很容易拉肚子。 但是自從這次品嚐了這美食, 回香港後每逢到潮州餐館或潮州酒樓, 很多時都會點一碗蚵仔粥或一客蚵仔餅。

吃完了夜宵, 肚子漲漲的, 便在附近街道逛逛, 然後循原路走上天橋返回旅館, 怎料這次也是要付月台票。

我開始有點明白什麼是月台票, 立即俯首向天橋下面望望, 只見長長的火車軌把市區分開兩個區域; 所以要從火車軌對面那區走過來這裡, 就必須利用這天橋。所以月台票其實就是好像大富翁遊戲中的買路錢, 經過這裡就必須付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