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天: 台北、小人國、六福動物園

taipei-11

圖片: 六福野生動物園內的老虎

1989年2月13日 (星期一)

遊微縮影區一圈, 彷彿環遊世界一次。

今天遊覽位於桃園縣的小人國和新竹縣的六福動物園。按計劃是上午往小人國, 下午往六福動物園。 從地圖來看, 雖然兩個景點位於不同縣內, 但相距不遠, 推斷應該有公車連接, 方便旅客同一天遊覽。

由於景點比較遙遠和沒有詳細的交通資料, 所以一早起床, 在火車站附近用了早餐, 便開始行程。

首先乘火車往桃園, 然後在桃園轉乘公車往小人國。 公車在風景優美的山區走了頗長時間, 在正午前抵達桃園的小人國。

在售票處詢問小人國的票價, 售票員好像說什麼「全票」; 因為從來沒有聽過「全票」這詞句, 便繼續問什麼是「全票」; … 最後約略了解什麼是「全票」, 其實當時也不太明白。 接著說買二個只遊覽小人國的票, 售票員說: 「價錢是一百六十元一個。」

嘩! 門票是新台幣一百六十元一個! 那麼昂貴! 沒有辦法, 千里迢迢來到。

看看門票, 明明是「全票」。算了吧! 理它什麼全票或半票, 總之可以進內遊覽便是。

window-on-china-ticket-1

window-on-china-ticket-2

小人國主要是台灣和中國大陸各名勝的微縮影區, 例如, 高雄港, 中正紀念堂, 中正國際機場, 北京故宮紫禁城等等, 每個名勝的模型皆以原尺寸的二十五分之一縮小呈現, 手功精緻, 栩栩如生。

雖然過去幾天實地遊覽了很多台灣名勝, 但我們反而對台灣的模型特別有興趣, 好像再一次重遊台灣。

taipei-13

遊微縮影區一圈, 彷彿環遊世界一次。每當俯瞰中華民族的雄偉建築, 不禁讚嘆, 自豪感覺悠然湧上心頭。

遊畢, 在園內的餐廳午膳, 然後四處巡禮一番, 原來小人國內還有其他遊樂園區。我們沒有進內, 主要是對這些機動遊戲已經沒有太大興趣, 二來不想再花錢購票入內。

離開小人國, 正想詢問其他遊客往下一個目的地六福動物園的交通, 發覺出口附近的售票處可以購票前往。

買了六福動物園的入場券, 價錢是每人新台幣二佰多元! 每人有三張券釘在一起, 也是「全票」, 包括來往小人國和六福動物園的乘車券、 野生動物園的入場券和大眾遊樂場的入場券。

因為只想遊覽野生動物園, 便立即和售票員說不需要大眾遊樂場的入場券。售票員回答全票是包括所有入場的費用。我們想一想, 再看看手上釘在一起的三張券, 頓時開始明白什麼是「全票」了。 「全票」可能就是台灣新的行銷方法, 「全票」應該是包括所有園內的不同遊區的入場券, 即是強制所有遊客必須遊覽所有園區。 推測以前還沒使用 「全票」行銷方法之前, 票子應該是分開購票的; 因為舊的票子還未用完, 又不想浪費, 所以仍然使用舊票子, 只是將所有票子釘在一起便是。 當所有舊票子用完, 便會是單一張的全票, 就如小人國的全票一樣了。

不知「全票」推測是否正確, 只知道今天的消費完全破壞了整個旅程的預算, 看來明天要盡量節省消費。不過也敬佩台灣人創新和靈活的生意腦筋, 香港人從小習慣了抄襲, 創新的腦細胞不覺漸漸地退化。

zoo-tickets

從小人國乘野生動物園的專車前往, 車上頗為擁擠, 沒有空座位, 唯有站著到動物園。

車子很快到達六福動物園的正門, 下了車, 然後轉乘動物園的車進入, 車子慢慢的環繞整個野生動物園, 動物不時在車的兩旁不時閃出, 車上旅客的頭部不斷的左顧右盼, 十分有趣。 最難忘的是老虎在我們的車外徘徊, 久久不肯離去, 十分驚險刺激, 總算不枉此行。

六福野生動物園是台灣第一個開放式的野生動物園, 遊覽車徐徐的穿梭於動物園內, 不時停在動物出現的地方, 讓坐在遊覽車上的旅客可以近距離的和野生動物接觸; 如果是獅子和老虎等等的兇猛動物, 為了安全, 遊覽車會停在比較遠的距離; 但如果是長頸鹿等等的溫和可愛動物, 遊覽車便會停在牠們的附近, 這樣, 長頸鹿便會走近, 將頭探入窗子和旅客打招呼, 十分有趣, 引來車廂內不斷的歡笑聲。

遊畢野生動物園, 接著步行往動物園, 親手餵食動物, 包括馴服的大象和可愛的綿羊。 最難忘是可以一邊撫摸綿羊, 一邊給牠們餵食。

taipei-14

當隔著欄杆餵食大象的時候, 又想起兒時在荔園遊樂場餵食大象的情景。在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 荔園遊樂場是每個兒童的童話世界, 帶給在這年代成長的人無限的回憶和感慨。 記得每到舊曆新年的年初一, 如果金錢許可, 便會和隔鄰的幾個小朋友結伴往荔園遊樂場一天遊。 在荃灣青山道華都戲院旁的巴士站乘16號巴士往荔枝角鍾山台, 下車後你追我逐的走下蜿蜒斜坡, 直奔荔園遊樂場。購票入場後的第一個指定遊戲是我們最專長的「擲階磚」, 通常不出二個回合, 便可以贏取一排白箭牌香口膠, 然後每個人都「口郁郁」的不停地咀嚼著香口膠, 發出「煞煞」的聲音, 好像這才是最時髦的表現。 接著是玩摩天輪, 鬼屋和猩猩變美女等等的遊戲。 到了傍晚, 玩累了便會到遊樂場後面的動物園遊覽, 最主要是探望相識了很多年的老朋友大象「天奴」。 自我很少的時候, 媽媽第一次帶我往荔園就已經認識了「天奴」, 不知不覺的在心中成了老朋友, 每次看到他不停的點頭和屈膝向遊客討食, 心裡不禁的替他難過。 更難過的是這次台灣旅遊返回香港不久後, 「天奴」便離開了我們。

離開前順便參觀了動物園門外的大臥佛, 聽說是世界最大的臥佛。

接著便乘車回小人國, 循原路返回旅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