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津輪渡站徒步往風車公園 – Part 5

從廟前路海忠寶活海產出發, 走了二小時多的路, 到達了旗津風車公園隔鄰的景點 – 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想到旗津風車公園就在前面, 所有疲倦好像消失了, 心情和腳步突然輕快起來。

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二次大戰、國共內戰與韓戰, 讓許多台灣子弟成為日本兵、國軍及解放軍。他們不知為何而戰, 也不知道為誰而死。「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暨主題館」於1998年5月20日落成啟用, 是全國唯一呈現參與二戰、國共內戰及韓戰的台籍老兵園區和主題館。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選定的地點就在當時許多台籍日本兵與國軍出征時, 最後一瞥的高雄旗津港口面海而興建。

IMG_6441

原來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是建在山坡上, 剛才幾乎在下面經過也不知道。

IMG_6443

這個標誌是很有意思的, 要看完前後兩面, 還要細心地看才能了解。標誌外觀是一對心型的設計, 心型中間像是兩隻飛翔中的白鴿, 也像是一雙手, 象徵雙手合十祈求和平。

IMG_6442

IMG_6457_01

沿戰爭與和平主題館外走, 經過「二次大戰戰俘船紀念碑」。

IMG_6444

IMG_6445

在戰爭與和平主題館外牆有同一個臉孔的台灣人, 分別穿著日軍、國軍及解放軍的服裝, 象徵二次大戰期間台灣青年的遭遇, 要細心思考和了解背後歷史才能明白箇中意思。

IMG_6446

IMG_6447

「台灣歷代戰歿將士英靈紀念碑」。碑身造型來自阿美族傳說, 當族人於異鄉身亡, 祖靈會為他安上一對翅膀, 好讓其飛回故鄉。

IMG_6448

IMG_6449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

IMG_6450

IMG_6451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 碑文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木戰敗投降。十月,蔣介石派陳儀領兵來台接收。翌年五月,駐台國府陸軍第七十軍及第六十二軍,包括獨立九十五師,奉令在台整編,準備調回中國大陸支援國共內戰。陸軍部隊為補充兵員 ,海軍當局為急需接收日本「賠償艦」之人才,特別在左營軍區設立「台澎海軍技術員兵大隊」,各自招募兵員。

另一方面,國府派赴海南島接收之軍隊,也在海外以「接收」之名,強制留用及收編原日本軍人軍屬台灣技術人員,不計其數。

國府陸海空三軍均以「報效祖國、防衛台灣」之名義,利誘拐騙失業青少年於先,繼而以「參加二二八暴動」罪嫌為藉口威迫,最後竟採取在大陸「拉丁」之手段,於 一九四五年底至一九四八年間,在台灣各地及海南島不當網羅總共約一萬五千人台灣子弟投效國府軍隊。

這批可謂「戰後第一代國軍台灣子弟兵」當中,至少有一萬人以上,自一九四六年八月開始,在未告知家長及調派警衛連荷槍實彈監控下,分梯被遣往中國大陸,投入東北、華北「剿匪」前線充當尖兵。中國北方不但冰天雪地、語言不通、人地生疏,而且,在嚴酷的「戰時戰地軍律」下,面對中共之「人海戰術」,進也死,退也死,結果,十之八九橫屍沙場;約一成半被俘或隨部隊投共;而安然隨國府撤退回台者,僅四百餘人 而已,其中大多數是海軍人員。陸軍人員幾乎都成為「國共內戰」的砲灰!

當時,終戰伊始,國府倉惶接收台灣,諸事青黃不接,戶籍制度尚未健全,兵役制度尚未實施,尤其部隊各自募兵,志願投軍者外,幾乎都未被登記 「服兵役」,造成一萬餘位「台灣無名戰士」,死無對證! 國府軍隊之腐敗,由此可見一斑。

據國防部二○○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向監察院報告:「至 二00三年十月三十日止,經人事參謀次長室核認「台灣光復初期隨國軍赴大陸作戰台籍老兵」之人數為一七0四人,最多估計二千人。

但根據一九九三年十月,前國府整編 七十師師長陳頤鼎中將在南京總理府接受鄙人訪談,親自證言:「七十師在台招募約七、八千名台灣兵」。僅整編七十師就約有六千人之誤差!可見,國防部 刻意漠視「陣亡、病故、餓死之無名戰士」,情何以堪!

儘管鐵證如山,國防部仍然不承認有「無名戰士」之存在。六十年來,國民黨政府為逃避責任,相信國防部之論據; 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政府則保持「此事與吾無關」之態度,不僅未主動追查 戰後「第一代國軍台灣老兵」之歷史真相,甚且不聞不問,實在令人失望,痛心!

本協會為紀念此段悲壯血淚史實,經過多年之努力奮鬥,始於一九九八年八月爭取到這塊約一公頃之建碑用地。奈何,國府有錢無道;新政府有權無心,國會有案無通!不得己,祇有傾筐倒篋,捐出個人 最後的「棺柴本」,配合日本以及台灣熱心好友之涓滴贊助,粗造這座「紀念碑」,聊表心意,一為歷史見證,二為留給後世憑弔省思。

全國前國軍台灣老兵暨遺族協會   創會理事長       許 昭 榮  謹識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籌建委員會 召 集 人

公元二○○四年十一月十日

雖然今天只是匆匆一遊, 但已經令我想起很多過往的歷史。又一次令我勾起一串串相同的問題。如果日本人當年不是發動侵華戰爭, 就沒有這段悲痛歷史。又如果日本人當年不是發動侵華戰爭, 蔣公會否已經將共…..? 今天的中國會否已經…..? 今天的香港會否已經…..?

很多新一代的香港年輕人對歷史全不知曉, 更不知什麼是民主, 更大力支持及主張不民主的建議和方案, 對支持民主的人更是唾罵, 真是令人心傷。不禁令我想起兒時哥哥飼養的一隻海南了歌(海南八哥), 在初初飼養的頭兩至三年, 了歌很希望逃脫, 每天不斷用爪亂抓籠子, 尤其看到天空上的飛鳥, 更是在籠內上下四周亂跳亂叫, 令我十分傷心。有一次真的給它偶然逃離籠子, 在玻璃窗上亂飛亂碰亂抓, 幸好屋內所有窗戶都關閉, 逃脫不成。漸漸地, 了歌變得馴服了, 再沒有亂抓籠子了, 看到天上飛鳥經過也沒有理會, 還好像自豪滿足地吃籠內飼料。好像到了第四年, 哥哥某一天忘了關籠子的門, 給了歌跳了出來, 當時有些窗戶都開了, 把我們嚇了一跳。怎料, 了歌只在籠子的周圍跳躍, 完全沒有飛走的意欲。過了一會, 它竟然返回籠內。到了翌年, 哥哥的運程轉壞, 把原因落在了歌身上, 便決定將它放生, 重獲自由。哥哥將籠子的門打開, 放在屋外的地上, 但了歌最後都不肯飛走。看見這情況, 比我當年看見它想逃脫時還更心痛。

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十分清靜, 只有我們兩個遊客。今天沒有時間, 下次有機會再來才進入主題館內細心及更詳細了解這沒有記錄在正史中的一段歷史。

IMG_6452

IMG_6453

IMG_6454

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的入口及全貌, 樸素簡單。

IMG_6456

離開前再回頭望望。建議天書達人及大家到旗津旅遊時, 可以安排多些時間到這裡停留。

IMG_6457

離開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繼續沿旗津三路朝旗津風車公園走。走了一會, 已經看到風車公園的路標指示, 相信離去這裡不遠了!

IMG_6458

接著加快腳步走往旗津風車公園, 但心裡又開始擔心如何返回旗津輪渡站。沒可能再花三小時徙步回輪渡站。莫非再一次嘗試乘便車? 不要想那麼多了, 到達旗津風車公園後才算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