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下榻於好老闆的金安旅社

火車於中午十二時四十分抵台東火車站。步出火車車廂, 走上月台, 記憶中那簡樸、充滿鄉村色彩的台東火車站已經改建成現在這座現代化大樓。

在準備時間不足及種種原因下, 從台東開始, 再沒有預訂旅館, 計劃中是到當地才找。因為這次的台灣環島路線基本上和當年的差不多, 對這裡的地方已有一定認識, 所以並不擔心。

步出火車站, 印象中附近有一些民宿, 街頭也頗為熱鬧。但望望前面的街道和四周環境, 好像很荒涼和偏僻的, 完全不是印象中的台東火車站。這時才開始醒覺這地點不是以往的台東火車站。火車站一帶都有很多的士司機四處招攬客人, 感覺十分混亂。問了一位當地的人如何走路往市區, 他說很遠的, 不可能走路, 建議我們乘的士。

我們根本沒有預訂旅館, 如何乘的士。如果叫司機隨便去一間酒店, 又恐怕他騙我們。唯有看看火車站有沒有公車往市區。在火車站出口附近看到往「台灣好行巴士」的路標指示。

IMG_7436

按指示走到街口, 有幾處都好像是巴士站的, 但又好像不是, 巴士路線更無法明白, 完全弄不清, 簡直一頭霧水。

沒辦法, 唯有走回火車站大堂, 看看有沒有救星 – 「旅客服務中心」。很幸運在火車大堂內有一所旅客服務中心。問服務員小姐可否介紹一些便宜的旅館給我們。服務員說不會介紹旅館給旅客的, 但表示新生路一帶有很多便宜旅館, 建議我們可以往那裡找。

接著她給了我們一本「台東縣觀光旅遊地圖」和「台灣好行巴士路線圖和時刻表」, 簡單介紹如何搭乘台灣好行巴士, 最後並在時刻表上圈了下一班次(13:19)往新生路的台灣好行巴士(東部海岸線)。

taitung-taiwantrip-bus-east-coast-line-timetable

看看時間, 已經差不多下午一時五分, 距離下一班次往新生路的巴士只有十分鐘, 便慌忙的沖出火車站, 跑到剛才好像巴士站的地方。

等了一會, 一輛小型的台灣好行巴士駛來, 但卻停在馬路斜對面。我們向司機揮手指示, 並馬上走到巴士門前。但司機沒有理會我們, 接著便開車離去。把我們氣得幾乎粗口大罵。

「這裡好像有幾個巴士站, 可能有很多不同方向和目的地的巴士靠站的, 剛才那部巴士可能不是往市區那班次。」我說。

看看時間, 其實還有約三分才到 13:19, 便走回剛才的巴士站繼續等候。

等了一會, 另一部台灣好行巴士(東部海岸線)駛來靠站。和司機確定了是往「新生路」方向, 用悠遊卡付了車資, 按票價表是新台幣26元, 便走進車廂坐下來。

台灣好行巴士經過中興傳廣站、傳廣更生站、公教會館, 沿途十分荒涼, 四周好像正在開發, 看來台東火車站是新建的。接著第四個站便是新生路站, 行車時間約十二分鐘。

下了車, 身旁剛好是一間七層高的旅館 – 馨園商務旅館, 雖然有些殘舊, 但看來頗有規模。 心想那麼容易便找到旅館。走進旅館一樓的服務台, 得知雙人房是每晚新台幣600元。喜上眉梢, 和當年一樣, 台東的物價比台灣南面便宜很多。

但服務台的小姐主動叫我們上樓看了房間才決定, 並給了二樓其中一間房間的鎖匙給我們。看了她的眼神, 已感覺到質素可能有問題。走到房間門口, 比想像中的差了豈止一百倍, 整道門破舊不堪, 門右下角破爛了一個大洞, 足以讓一隻小狗出入自如。順便開門看看, 一陣濃烈欲嘔的煙味頓時撲面吹來, 煙蒂遍佈房間地上及桌上, 不忍卒睹。

taitung-happy-inn

質素差劣的馨園商務旅館

連忙離開, 台灣竟然還有如此質素差劣的旅館。旅館的外型是不錯的, 只是完全沒有維修和保養。

接著沿新生路向前走, 經過中山路。看見馬路對面街角處有一間旅館, 便沿斑馬線走去看看, 但質素都是可接受水平之下。

繼續向前走了數十步, 又是另一間簡陋的旅館。這時開始焦急起來, 為什麼所有旅館都那麼破爛的, 完全沒有維修和保養。

沒辦法, 唯有繼續向前走。又走了約三分鐘, 經過一間名叫「金安旅社」的酒店。走進酒店, 一樓的服務處十分窄小, 但看來保養比先前看的幾間旅館好很多。服務處沒有職員(老闆), 但在服務櫃台上放了一個留言, 內容是可以打電話叫人過來。

她打了兩次電話給留言上的號碼, 但都無人接聽, 唯有放棄。

步出金安旅社, 剛好有一腳踏車經過。腳踏車上的婦人大聲向我們叫喊, 聽來好像是「奇魚」或「旗魚」, 並用手指向前面。心想莫非前面有一間名叫「奇魚」或「旗魚」的酒店? 反正這裡所有旅館都那麼破舊, 不如看看婦人的推介是否好一些。

接著便急步向前走。又走了約六分鐘, 抵新生路和中華路一段的十字路口, 一座十多層高的豪華酒店就在馬路對面, 正式名稱是「旗魚金典商務大飯店」。

從外觀已知道是一間豪華酒店, 價錢肯定不便宜。既然來到, 便走進酒店一樓的服務處問問。房租是每晚新台幣4,000元! 遠遠超出我們的可接受上限。

IMG_7990

離開旗魚大飯店, 走回新生路, 望望前面, 開始荒涼, 應該沒有旅館了。

「返回金安旅社試試吧! 現在服務台可能有人啦! 剛才可能去廁所痾屎啫!」她笑著說。

我們立即掉頭走回金安旅社, 但服務台仍然空無一人。

她照樣打電話給留言上的號碼, 但這次很快有一位小姐接聽。在服務台等了約五分鐘, 服務員小姐回來。房租和馨園商務旅館同樣是每晚新台幣600元! 我們要求先看看房間才決定, 服務員便馬上給了二樓其中一間房間的鎖匙給她。

「你看吧! 由你決定是否接受!」我說。其實我心裡已經略知質素如何, 只是一個人比較容易決定。

「那麼真的由我一個人決定? 」她回答。

「對! 完全由你決定!」我肯定地說。

過了約五分鐘, 她從樓梯走下來, 面露苦笑和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可以接受囉! 應該比剛才看那幾間好一些!」她對我說。「你自己看看才決定吧!」

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需不需要多看一間房間才決定呢?」

「我看不必了! 應該差不多!」她十分肯定地回答。

這時我已經知道是什麼情況。

「Okay! 不要再花時間和精神了, 就決定這間吧! 反正可省回一些金錢!」

計劃在台東玩四天, 便一次過付了四晚房租, 一共是新台幣2,400元。

接著沿樓梯走上一樓, 房間是在狹窄走廊的盡頭處。房間談不上什麼質素, 也不需作任何評價和拍照了。但明晚方知這裡的老闆是一個很老實的大好人, 這裡的熱情和溫暖蓋過了一切, 令我們在這旅程中留下美好難忘的回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