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極樂寺及檳城山(升旗山)一天遊

第十七天: 檳城極樂寺 (Kek Lok Si) 及檳城山 (Penang Hill)

今天在檳城的行程頗為輕鬆, 只安排了遊覽極樂寺及檳城山 (升旗山)。晚上乘通宵小型巴士離開馬來西亞, 直往泰國的布吉島。

大清早醒來, 梳洗完畢, 將行李寄存在服務台, 便開始今天的行程, 第一個目的地是喬治市西面的極樂寺。

檳城極樂寺位於Ayer Itam (亞依淡), 於 1893 年建立,歷史悠久, 是馬來西亞重要佛教寺廟之一。極樂寺建於鶴山山腰, 依山而建,信眾和遊人必須拾級而上才能抵達。

在旅館附近的食檔用了早餐,  走十多分鐘便到達離旅館不遠的檳城巴士站 (MPPP City Bus Station), 然後乘 MPPP #1 號巴士往極樂寺。

巴士行駛了約四十分鐘便抵極樂寺。

下了車, 按路標指示走, 不一會便到極樂寺的山腳。慢慢登上山, 頗為輕鬆。可能是時間的關係, 半個遊客也沒有, 十分清靜。

沿途有一些猴子, 她又忘記了猴子的本性。幸好猴子已經吃得飽飽, 沒有理會她, 否則…..。

走一會便抵摩崖石刻。聽說石刻上是中國清末民初一些名士的題字墨跡。

在摩崖石刻抬頭一望, 便看到萬佛塔在不遠的高處。萬佛塔於 1930 年建造完畢, 建築集合了緬甸、泰國和中國的風格, 十分獨特。細心觀察, 不難發現底層是八角形的中國建築風格, 中間樓層是泰國風格, 頂層則是緬甸的螺旋形佛塔圓頂。

在極樂寺可飽瞰檳城風光。如向東眺望遠處, 隱約看到檳城喬治市的景色。

今天沒有遊客, 特顯佛堂的清淨。

在極樂寺遊覽了約二小時, 是時候下山了。 返回山腳, 回頭一望, 在這角度清楚看到萬佛塔旁山崗上的觀音像。

再從山腳從另一角度看山中的極樂寺, 景色十分怡人, 使人突然想起極樂世界是怎樣的。人死後, 真的會到極樂世界? 從此離開痛苦? 雖然是虛無縹緲, 但卻能為人減少對死亡的恐懼, 是真是假, 又何必那麼執著呢?

循原路走回剛才下車的巴士站。在巴士站附近有很多路邊食檔, 我們在其中一間吃午飯。

檳城山 (升旗山)

用完午飯, 接著往下午的目的地 – 檳城山 (Penang Hill)。

檳城山又稱升旗山, 約海拔八百三十公尺, 是檳城島的最高山峰。檳城山的馬來西亞話是 Bukit Bendera, Bukit 的意思是山, Bendera 的意思是旗, 所以檳城當地的華人一般稱檳城山為升旗山。

在巴士站乘 MPPP #8 號巴士, 幾分鐘便到達升旗山山腳的纜車站。下了車, 走進纜車站。可能不是假期, 只有廖廖的幾個乘客。買了來回車票, 每位乘客是 M$3.00, 約美元1.30, 尚算便宜。登上了纜車, 不一會便開動上山了。

檳城升旗山的整個纜車系統, 包括索道及車箱都是由瑞士的工程師設計及制造, 難怪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纜車於1922年建成, 當年主要方便英國人登山度假而建造, 所以現在升旗山上還保留著許多殖民地時期的度假別墅。

纜車緩緩往上爬, 索道兩旁都是青蔥的樹林, 十分優美, 絕對不會寂寞。全程約四十分鐘便到達山頂。

走出山頂纜車站, 沿山頂的小徑走, 只覺四周視野廣闊, 豁然開朗, 有登升旗山而小天下的感覺。

停下來向東眺望, 檳城及對岸的威斯利省(一般簡稱威省)景色盡入眼廉。隱約還看到昨天下船的地方。

將視線向右望, 景色廣闊, 不禁感到個人的渺小。

繼續向右望, 清楚看到長十三公里、雄偉的跨海的檳威大橋, 將檳城島的中部和對岸的威斯利省連接。

繼續向右望, 又是另一景象。連綿山脈,全收眼底, 頓覺心曠神怡。

憑欄而望, 無限風光, 令人胸襟頓開。

飽覽完遠方壯觀景色, 便繼續沿山路走。山上空氣清新, 十分舒服。

升旗山上還保留著許多殖民地時期的度假別墅。

小徑沿途兩旁種植了很多不同品種的花朵。

山頂展覽著舊的纜車, 現在的纜車明顯舒適很多。

沿山頂小徑走了一圈, 返回纜車站。忍不住在離開前再一次停下來俯瞰山下四周風景。接近黃昏時分, 景色柔和了很多。

極目四望, 穹蒼之下, 深谷之中, 自有登山巔而小天下的感覺。只有親歷其景, 方可領略那君臨天下、大地在我腳下的豪情壯志!

進入纜車站, 我們輪流坐上纜車車長的座位拍照。工作人員看見只有我們兩位乘客, 都沒有理會。

是時候乘纜車下山了。

乘纜車返回升旗山的山腳。結束了在檳城的旅程, 也結束了在馬來西亞的所有行程, 今天晚上十時便乘小型巴士離開馬來西亞, 直往泰國的布吉島。

在纜車站前的巴士站乘 MPPP #1 號巴士返回喬治市的檳城巴士站。回到喬治市檳城巴士站, 天色已經漆黑, 街道頗為昏暗。在一間餐廳用完晚飯後, 便步行回旅館。

回到旅館, 取回行李, 已經是晚上八時多。離晚上十時還有一些時間, 便坐在旅館大堂的椅子休息。

大約十時十五分, 一位身材瘦削的馬來西亞人推門急步的走進旅館大堂。我們立時的反應是站起來, 望望旅館老闆。 老闆連忙大聲說: 「汽車到了門外, 他是司機, 可以跟他上車了。」

匆匆的用手攜著行囊, 和旅館老闆道謝, 便跟司機走出門外, 開始乘通宵車往泰國布吉島的行程, 也是這旅程最辛苦的一段路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